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混子的江湖 > 第一三九六章 過河拆橋?

第一三九六章 過河拆橋?

  咣!

  車頭撞在電線桿子上,而大闖這時喘著粗氣,身子滾到了一旁。

  車頭被撞癟進去一大塊,車窗玻璃全都碎了。

  車上的人猛地掛倒擋,再次將車子倒出來。

  但當他車子再倒出來時,大闖已經躲進了圍觀的人群。

  一時間圍觀人群騷亂,他們都怕那臺已經瘋了的車,會向著自己這邊撞過來。

  圍觀的人亂了,車上的人也慌了。

  他只看到一片亂作一團的人群,卻沒看到他先前那個要撞的目標了。

  就在這時,遠處一陣警車聲響起,聽聲音是朝著這邊開過來的。

  他慌了,此刻的他,就是再想置人于死地,也已經不可能了。

  就算是他一腳油門朝著那些圍觀的人撞過去,也根本找不到他要找的目標了,除了多撞死幾個人,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他的目的是要殺人,但是他的本心卻只想要錢。

  此刻的他,怕了,畏縮了。

  他決定跑!

  嗡!

  車子倒退,開走了,而在慌亂之中,那臺車慌不擇路,再次從林奕墨的身上壓過去。

  此時此刻,躲在倉惶人群中的劉家闖,手指甲已經深深的插進了自己的手掌。

  他想大喊,但他此刻卻沒能再喊出來。

  直到,那臺車開走了,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他才爬出人群,而此時,躺在地上,自己血泊中一動不動的林奕墨,已經被一眾膽大的人再次圍住了。

  警車到達現場。

  批次……

  對講機的聲音響起。

  “陳隊,陳隊!收到請回答!”

  ……

  羅五打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回到了皇朝辦公室。

  驚魂未定。

  雖然,一切的后果,都曾在他的預料當中,但是,這一次沒有撞死劉家闖,卻讓他心有余悸。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羅五不禁一個激靈。

  當他掏出手機后,卻發現,打來的就是那個人的手機號。

  羅五趕緊接通電話。

  “喂,事情出意外了,我可能要去躲一躲!”

  手機另一頭,傳來那人急促的聲音。

  “你現在,在哪?”

  羅五舔了下嘴唇,問道。

  “我現在的地方,不方便告訴你!”

  那邊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能告訴我?你是連我都不相信了?”羅五問道。

  “我現在只相信錢!你現在馬上給我老婆賬號上打二十萬!要快!晚了,我恐怕就要出江東了!”

  那人說道。

  “你總得讓我看見你吧,再說,你這事也沒辦成啊,老子一直都在暗中盯著你們了!”

  羅五著急的說道。

  “那沒辦法,事情出現這樣的意外,我也不想。不過,我該幫你辦的,我都已經盡力了!人,我撞了不止一次,但是現場太混亂了,你總不能讓我再繼續撞那些路人吧!”

  “我沒讓你撞他們,但你的事情,你總得完成,我才能給你打錢吧!現在,這他媽狐貍沒打到,還惹了一身騷,你現在再讓我給你打錢,是不是說不出去啊?”

  羅五皺著眉頭問道。

  “我現在所做的,可都是為了你!現在,我辦完這事,家回不去了,我就得跑路!這他媽我付出多大的代價?”

  說著,那人深吸了口氣,繼續說道,“就這,我還撞死了一個女人,應該就是他的女人!”

  “江東,我是回不來了,但是,你要想要他的命,等風頭過去,我可以再回來!但是,我女兒的病,不能耽誤的!老虎,我跟你說,你要是過河拆橋,我現在可是爛命一條,你懂得!”

  話語中,帶著威脅,而這句話的意思,卻是顯而易見。

  “……好,我不是過河拆橋的人,雖然現在橋還沒過。不過,我這人講究,你放心,你閨女的手術不會給你耽誤的!”

  羅五在短暫的考慮后,說出這句話。

  “嗯,只要錢到賬,我不會再糾纏你的!至于那個劉家闖,我這次沒得手,你放心我只要再回來,我就能幫你除掉他!”

  “行,兄弟。我相信你,錢馬上就到賬。你躲好了,這次的事情鬧得挺大的,你千萬別讓人找到你!”

  羅五囑咐了一句。

  “我知道,行,先掛吧。”

  那邊說完,主動將手機通話掛斷。

  羅五將手機放到桌上,身子無力的靠向椅子后背。

  他感覺,自己有點虛脫了,雖然他什么都還沒干,但卻像是經歷了一場大的戰役一樣,渾身無力。

  從上衣兜里,摸出一盒煙,點上了。

  就在這時。

  辦公室的門,突然開了。

  羅五驚得手中的煙,掉在地上。

  “你在這啊?”

  小果兒從外面走進來,看到羅五問了句。

  “啊!是,我這幾天都一直在這。”

  羅五說著話,從地上撿起那根煙,吹了一下,再次吸了一口。

  小果兒皺著眉頭看著他,說道,“事兒,有點不太好辦。”

  “什么,什么不太好辦?”

  羅五瞅著他,問道。

  “本來定好的,請局里的領導吃飯,可突然就告訴我說臨時有事。”

  小果兒說著,將手中的手包放到桌上,接過羅五遞給他的一根煙,點上后說吸了一口,“嘶……”

  隨后,他又看著羅五說道,“你說,這不是扯淡么!這以前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兒,怎么現在都這樣了?”

  “你是說,那些領導不給咱們面子?”羅五問道。

  “這現在已經不是給不給面子的事了,面子能值幾個錢?咱還會在乎那個嗎!關鍵是這次的活兒,咱能不能拿下來!”

  “我這么跟你說吧,領導答應赴你的酒局,那就說明這件事情就有可能,有門兒。剩下的事情,就看怎么跟人家談了。當然,好處你得給人家到位,人家才會把甲指的活,給你做!”

  說著,小果兒手指點著桌面,“可現在,人家明明答應了來,卻又臨時告訴你有事,雖然話說的挺客氣,但這就是不樂意跟你談的意思了!”

  羅五故作鎮定,沉了下說道,“還沒談,就已經黃了?這說明這中間是有了第三方了啊!”

  小果兒手搓著額頭道,“要我說,可能不止是第三方!真他媽的,越來越不好干了!”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