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垂釣之神 > 第963章 聽說你動我兒子?

第963章 聽說你動我兒子?

  陳傲辰他們家,雖然也和暴徒學院不對付。

  但是,曾經的事,他們并未參與什么,所以此刻選擇不站隊。

  韓非笑道:“我救陳家眾人,前輩不準備出手相助一下?”

  陳玄霸道:“我不出手,已經算是最大的幫助了。”

  韓非笑道:“那我等此事結束,我再放人。”

  陳玄霸漠然,帶著一臉懵逼的陳傲辰,一步踏破虛空,站在了百里之外。

  而葉東飛和李通元倆人,則是直接站了出來。當年的事,他們參與很深。孫百勝已經開打了,他們也不得不站出來。

  遙遠天際,就像是炸雷一般。江老頭和兩大探索者,打得天地變色,轟鳴陣陣。

  白老頭看了這四人一眼:“你們四個,當我真沒有后手?”

  李通元看向穆天放等人:“雖說當初你們沒出手,但是暴徒學院惹來的事情,你們不會不知道。你們還準備他們繼續惹事?”

  穆天放沉著臉,神色不定,他看向白老頭道:“白先生,我剛才說的話,還算數。”

  唐歌和穆靈被天劍宗執法者護著,此刻只能干著急,特別是唐歌,全身繃緊。

  穆靈:“放心,暴徒學院應該也不簡單的,且看接下來怎么樣?”

  白從夜微微搖頭,只見他一伸手,一只黑袍傀儡出現在身邊。說是傀儡,倒更像是一具尸骸。

  看見這具尸骸的那一刻,墨毒妃四人臉色微變。

  只聽葉東飛道:“我來。”

  就看見葉東飛往前一站,撕裂虛空。他和那尸骸傀儡一前一后,沒入虛空。

  張萬金道:“白從夜,你若是能找到本體尸骸來,這次也算我們認栽。你帶了一具分身尸骸來,怎么?覺得我們世家大族,這么容易對付?”

  “嗤啦!”

  虛空忽然被被撕裂,一個老頭突兀出現在海面之上。

  看見這老頭,張萬金頓時皺起了眉頭:“九音烈?這件事,和你們家沒關系吧?怎么,你們九音家是覺得自家出了一個天驕,了不起了?”

  九音烈深深地看了韓非一眼:“我舉族之力,盡系于小玲兒一人身上。韓非,乃是我曾孫女看中的人,我來幫忙,合情合理。”

  白老頭咧嘴笑道:“謝過了。”

  九音烈微微一嘆:“老朽天資平平,能成為探索者已經難能可貴,只能勉強擋下一人而已。”

  忽的,聽見李通元笑道:“那便我來會會九音家的天玄九音,到底有多厲害?請吧!”

  場間,眼下就剩下墨毒妃和張萬金倆人,卻聽張萬金喝道:“看戲的那幾位,你們就不打算出手了么?”

  “呵呵!”

  有笑聲傳來,韓非忽然間發現,身邊的岳十二突然消失不見。

  千米之外,一個邋遢壯漢一手拎著酒葫蘆,一邊笑道:“我這徒弟,性格隨我,既然韓非能帶他出來,這戲啊!我就看看,出手就不必了。”

  韓非目光一縮,看見虛空中又走出來倆人。不過,卻并未靠近,依舊是一副看戲的模樣,暫無出手的打算。是敵是友,分不清楚。

  韓非心里并不慌,他知道:老韓也是下棋者之一。老韓暫時沒出現,應該有他的道理。

  雖然,韓非感覺老韓并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畢竟定海圖可是帶自己去看過老韓跟老媽當年的情況的。

  這時,七大宗門的人不樂意了,歸元峰有強者喝道:“既然人家不愿意回歸,難道我們七家熱臉貼著冷屁股嗎?”

  山海閣強者冷哼了一聲:“不錯,若任由暴徒學院胡來,將來誰知道還會發生什么?”

  韓非回頭看去:“天劍宗三大絕頂天驕,就在定海圖中。只要不插手,我放任他們離開。另外七家,除了沒有無生門的人,其他各家都有弟子在我這。你們確定不顧弟子的安危,對我暴徒學院出手?”

  楊邪忽然發聲道:“太虛院有弟子,誕下麟兒,七級靈脈,就在圖中。玉仙宮有弟子誕生有天之嬌女,同七級靈脈,也在圖中。歸元峰有三名弟子,和玉仙宮的人雙修。那天之驕女就是你歸元峰的弟子,也不想要了?”

  此話一出,幾家宗門強者,紛紛臉色變化。

  太虛院老道眼睛一亮:“你說我太虛院弟子,誕下了七級靈脈的麟兒?”

  楊邪笑道:“我沒必要欺瞞前輩。七大宗門和我暴徒學院,積怨一向不深。這些孩子管我叫叔叔,我也想將他們放出來。”

  太虛院老道當即道:“好!若真有此事,我太虛院不插手。可若要騙我,休怪我無情。”

  玉仙宮點頭道:“玉仙宮不參與此事。”

  歸元峰強者臉色變幻:玉仙宮都是女人,生下的孩子,應該歸我歸元峰吧?

  當即,他道:“好,不過能夠讓我看一眼我歸元峰一脈?”

  韓非一揮手,卻見一姑娘正被一女子牽著,對突然出現在一片陌生之地,感到害怕。

  “媽媽!水,大海……”

  那女子并無修為,此刻有些慌張,緊張地看著楊邪:“我……楊先生……這是怎么回事?”

  楊邪笑道:“無妨,小雅,你就說你母親是誰?”

  那女子道:“林清月,我母親是林清月。”

  “嗡!”

  玉仙宮強者嬌喝一聲:“什么,清月沒死?”

  歸元峰強者,努力讓自己語氣平和,笑道道:“娃娃,你父親是誰啊?”

  小姑娘緊張地躲在人后,俏生生道:“周……周無極。”

  歸元峰強者頓時驚呼:“什么,無極?你父親是周無極?”

  楊邪道:“小雅,先送你們回去。我們在談判,莫慌。”

  韓非心念一動,虛影將倆人包裹,重新消失不見。

  韓非看向眾人道:“諸位也知道,能爭奪定海圖之人,都是一些天資高絕之人。其中,以七大宗門的人居多。怎樣,七大宗門還要參戰么?”

  歸元峰老頭深深地看了韓非一眼:“好!此事我歸元峰不管了。但是,韓非,你把人先放出來,我立刻帶人離開。”

  只聽玉仙宮強者道:“那小姑娘,也是我玉仙宮的人吧?你說帶走就帶走?”

  “呵!兒女隨父,我不帶走,難道你們玉仙宮帶走?”

  玉仙宮強者怒道:“這可不是你說了算的,我們玉仙宮還偏要帶了,你能如何?”

  韓非笑道:“幾位前輩,現在何必起爭執?我暴徒學院之危尚未解除。現在,人我肯定不能給。畢竟,咱們不熟。人給了,轉頭諸位翻臉了,我何苦來哉?”

  有人喝道:“小子,你是信不過我七大宗門的信譽?”

  白老頭嗤笑:“既講信譽,就不要現在來要人。”

  一下子,歸元峰、太虛院、玉仙宮、天劍宗等宗門都不出手了。無生門、山海閣、海云樓自然也不會獨自出手。

  “咯咯咯……”

  忽然,有笑聲響起,墨毒妃道:“這就是你們暴徒學院的手段了么?連小孩子,都變成了你們威脅人的工具?”

  白老頭罵道:“少陰陽怪氣的。你還有臉笑?渾身是毒的女人,你們墨家那么點事兒,當誰不知道呢?”

  墨毒妃臉色難看:“白從夜,你再說一遍試試?”

  白老頭笑罵:“你們墨家除了找男人厲害,還會干什么?”

  “嗡!”

  兩條黑龍之水,朝白老頭這邊轟擊而來。卻看見白老頭大手一拍,海浪炸裂,潮水通天,傾蓋而去。

  墨毒妃喝道:“就算他們不出手,但是也別忘了,來此的執法,也不在少數。張萬金,你我聯手,壓住這老兒。”

  “何必這么麻煩?”

  有聲音悠悠而下。

  眾人抬頭一看,卻見一中年人從虛空中走出。

  此人神色淡淡:“白從夜,你就沒想過,你們一直爭定海圖,但你們夠格嗎?前兩次玩砸了,這次你還要玩?定海圖歸誰家都行,卻不可歸你家。你豪言報復千星城,我就問問你,你有什么本事來報復?”

  白老頭臉色一冷,咬牙道:“楚門。”

  韓非等人疑惑:楚門又是什么鬼東西?千星城大族,這么多的嗎?

  一直未發聲的薛神起道:“楚門既未來人爭圖,此刻現身,是什么道理?”

  那人不屑地笑道:“那么多人,連一個暴徒學院都搞不定,我不來誰來?叫一些歪瓜裂棗的沒落家族來?我楚門不屑爭圖。但是,卻沒說定海圖可以落在暴徒學院這些人的手上。”

  說著,那人掃向韓非:“你叫韓非是吧?交出定海圖,可以饒你不死。”

  白從夜罵道:“楚南風,你是在威脅我暴徒學院?”

  被叫做楚南風的中年人輕蔑笑道:“就是威脅,怎么了?能搶到定海圖,也是個好苗子,可別被我給折了。你暴徒學院虧不虧?”

  韓非見這楚南風的做派,強勢得很,當即罵道:“老烏龜,你想折我?信不信小爺以后,拆了你楚門?”

  楚南風眼睛微微瞇了一下:“小子,你找死?”

  韓非:“你來啊。”

  楚南風往下踏了一步,虛空震蕩。

  忽然,一道聲音響起。

  “沒想到,當初的一只雜魚,現在也懂得作威作福了?”

  虛空震蕩,有人從海上來,背負雙手,長風卷衣袂,風姿卓卓。

  那人似一步千里般,幾步踏浪,出現在眾人眼前。

  “聽說,你想動我兒子?”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