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快穿之改造熊孩子 > 第一零三章 女兒7

第一零三章 女兒7

  姓白。

  常璐心中一跳,在C市,又能捉鬼,又姓白,她可不覺得跟白箬昭家無關。

  “你的尸體就在那面墻里嗎?”常璐指著床頭的墻問一旁的林薇。

  林薇點了點頭。

  一旁的顧琳自然是看不見林薇的,猛地聽見常璐說這句話時,嚇了一跳。

  她四周看了看,有些瑟縮的問常璐:“常姨,你在跟誰說話呢?”

  “你屋里的鬼。”

  常璐這句話說的很平淡,卻宛如一個炸彈投放在顧琳心里,砰的一下全炸開了。猜測屋里有鬼,和真的知道屋里有鬼還是不一樣的。她臉白的厲害,身子也搖搖欲墜起來,更是緊緊的挨著常璐。

  常璐讓薛瑩從玉佩里出來,薛瑩在玉佩里聽了林薇的一番話,本就對林薇有些可憐。現下出了玉佩,就去安慰林薇了。

  “你們兩個制造一個鬼打墻,別讓外面的人聽到屋里的聲響。”常璐可不想房東進來壞她的事。

  顧琳指了指自己:“我,我嗎?”

  “不是。”

  這個否定讓顧琳更是差點跌倒在地,比知道自己屋里有個鬼還可怕的事情是,知道自己屋里有兩個鬼。

  一個是怨鬼,一個是曾經的怨鬼。二鬼在一起制造的鬼打墻自是很厲害的。

  常璐放心的開始去外面找能砸墻的東西,她擁有力大如牛buff,砸一個墻當然是輕輕松松。但是也不能當著二鬼一人的面拿拳頭砸墻,這沒法解釋。

  只能去找一個合適的物品來掩飾她的神力。

  常璐掂了掂外面的凳子,一凳子砸到墻上,發出巨響。

  “常姨,你這是?!”顧琳趕緊阻攔常璐,這要是被房東知道了,還指不準得罰她多少錢呢。

  但是常璐砸的又快又猛,力氣又大。很快,墻面就開始出現裂縫,又出現一個洞。

  再然后,顧琳就看見一只帶著血的手臂被釘子釘住手心,就那么懸掛在墻內。

  “快報警。”常璐沖身旁呆若木雞的顧琳喊了一聲,看后者還是一副呆愣的模樣,常璐忍不住提醒她道,“你不想就這么呆在這看見墻內出現一個頭吧?”

  顧琳連連搖頭,回過神來趕緊出了這個房門,在外面顫顫巍巍的報警。

  常璐皺著眉看這些釘子,這明顯就是做了法禁錮林薇的,讓她不能投胎也不能游蕩,既不能報復仇人,又不能到地府去告狀。

  這白家,真是狠辣。

  常璐也不想破壞釘子,這到時候都是證物。她破壞了現場還會給自己惹來一身騷。

  她現在是有官職在身的,怎么說也是地府的一個小官,身上自然也有些法力。

  常璐掐了一個訣后,對林薇笑道:“這里不會再禁錮你了,去報仇吧。但是不要殺了他們,殺了他們,你也無法去投胎的。”

  想了想,她又意味深長的對林薇說:“有時候,死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生不如死。我想你是聰明人,知道該怎么做。”

  林薇眼睛變的血紅,身上也不斷流出血來。但還是保持了一份清明,她鄭重的道了謝,就朝著房東的房子飛去。

  接下來就不關常璐什么事了,她只要替顧琳做個證,就說聞見墻內有臭味,才忍不住開墻。

  七日后。

  顧琳下班后又準備來常璐這里串個門,她現在一沒事就往常璐這里跑,甚至還特意租到常璐住的地方旁邊。

  她算是明白了,常璐是條金大腿。現在不抱,更待何時。

  她記得當時房東和房東兒子瘋瘋癲癲的模樣,直接當著所有人的面承認了謀殺林薇的事,言語中甚至還說了白家老三什么的,只不過白家的事被壓下了,除了當時在場的人,沒人再知道與白家也有關系。

  她可不認為房東和房東兒子是良心有愧才承認的,說不定就是常姨施了什么法術。

  而常璐今天早早的就把瑩瑩玉石鋪的門給關上了,正在自己家中與C市的黑白無常交流。

  “白家禁錮鬼做的得心應手,肯定禁錮了不知多少次。你們在C市,難道就沒發覺?”

  她似笑非笑,看的黑白無常直流冷汗。

  “常大人,這些世家都是在小的們這里掛了名的,只要不做的太過分,小的們只能睜只眼閉只眼。”

  再說雖然黑白無常也不少。但是各地區管轄的鬼更多,他們跟這些世家偶爾還要合作,實在管不了那么多,也沒工夫管那么多。

  “這還不過分嗎?”

  黑白無常互看一眼,彼此在對方臉上看到了無奈。

  “只是平日里小的們也不知道啊。”

  不愿意安安生生去投胎的鬼那么多,他們抓都抓不完。又怎么會注意到哪只鬼被禁錮了呢。

  就算注意到,他們也不會太在意。

  畢竟還有被打的魂飛湮滅的鬼呢。

  只是這白家老三著實倒霉,正好撞上了剛上任的常大人。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知道白家能被燒成什么樣。

  常璐一琢磨,也能琢磨住這白家恐怕跟鬼差們也有幾分交道。

  “我要你們不許再和白家來往。更要給陰差們都傳達話,誰都不許和白家再有瓜葛。”

  先斷了白家在地府的人脈,再從明面上打擊白家。

  她就不信,白家不倒。

  等白家倒了,她倒要看看白箬昭和宋長華又能怎么蹦跶。

  “是。”二位無常齊齊應答。“那小的們就先退下了。”

  “退下吧。”

  常璐剛說完這句話,面前的無常就消散了。

  薛瑩從門外進來,一臉崇拜的看著常璐:“媽媽可真厲害。”

  她身為鬼,對鬼差有天然的恐懼。但是沒想到鬼差在她媽媽面前居然是這樣,這讓薛瑩的恐懼稍稍小了一些。

  “林薇姐姐昨晚來了,她說那兩個壞人已經快瘋了。”薛瑩不是圣母,也不覺得那兩個壞人可憐。

  現如今他們雖然受到了法律的懲罰,但是也受到了來自林薇的懲罰。

  林薇夜夜入他們夢里,只要他們一入睡,就能看見死去的林薇。

  “嗯。”常璐勾了勾嘴角,顯然是心情很好。

  “只是那白家,著實可恨!”薛瑩本就因為白箬昭禁錮她的事,而對白家十分厭惡。現在又發覺林薇也被白家禁錮了,更是認為白家喪盡天良。“也不知道他們還禁錮了多少。”

  常璐輕聲說道:“沒事,白家蹦跶不了多久了。”

北京pk10冠军软件 群英会直播开奖走势图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600779股票 怎样炒股指期货 河南快三号码推荐今天的 腾讯分分彩不倒翁打法 黑龙江11选五专家推荐 安徽11选五综合走势图 新疆11选5中奖结果 今天上证综合指数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组选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分布走势 北京快中彩k线图 双色球怎么算中奖 1991年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