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末日行動組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雙方對峙

第三百二十一章 雙方對峙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被鐵子拉開的大門,龐俊、孫逸軍、花襯衫還有張喜四個人也顧不上各自面前的那兩頭胖喪尸了,立刻從自己的位置朝著被拉開的鐵門跑了過去。

  和礦洞內的胖喪尸同時看到鐵門被打開的還有‘VIP’包廂內的范金龍這一幫人,鐵門的打開對于范金龍來說就是意味著這場游戲已經以搜救隊的勝利結尾了,可是這壓根就不是自己想看到的結果,到現在他還是不明白那一把黃銅鑰匙究竟是怎么在這100平的礦洞和喪尸尸體的掩護下被找到的,難道真的是老天在眷顧這些搜救隊員?

  他不甘心的拿起話筒喊到:“別讓他們跑了!”

  同樣聽到了范金龍呼喊的龐俊他們立刻被這句‘別讓他們跑了’給印證了范金龍原本的小人之智,壓根就不打算放走自己,可是無奈的是鑰匙在如此大海撈針的情況下以5位隊友的犧牲作為代價被剩下的人給找到了,并且順利的打開了們,按照先前說明的游戲規則,參與游戲的人類一方贏得了這‘生死游戲’的最終勝利。

  可是范金龍卻在這個時候下達了這樣的命令,暴露了自己的起初的罪惡想法,龐俊幾個人才管不了那么多,既然拼盡全力找到了打開生死之門的那一把鑰匙,就必須放棄一切的朝著門口跑去。

  而此時正在礦洞內的兩只已經接近暴走的胖喪尸也看到了被鐵子打開的鐵門,隨手撿起身邊的喪尸尸體就準備朝著鐵門門口丟過去。

  這一幕被站在鐵門門口正在招呼其他四個人過來的鐵子給看到,他大聲的喊叫著提醒其他四位同伴注意。

  正在朝著鐵門奔跑過來的龐俊一邊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一邊對著已經快跑到門口的隊友們喊到:“你們先出去,我來牽制住這兩個家伙!”

  說罷便揮動起手中的那把已經不再鋒利的看到朝著背拿著喪尸尸體正準備投擲過來的兩只胖喪尸大聲的喊到:“來吧,向我這里投,你們這兩個蠢貨。”

  兩只喪尸似乎聽懂了龐俊的辱罵,也成功被吸引了過來,轉過身朝著龐俊這便瞄準之后便將兩只喪尸尸體給丟了過來。

  龐俊在剛剛的戰斗中早就對著胖喪尸的攻擊輕車熟路了,對于正飛向自己的兩只喪尸尸體三兩下便輕巧的躲了開來,隨后繼續沖著胖喪尸繼續大聲的辱罵著。

  在龐俊的吸引之下,4位隊友成功的逃出了鐵門,花襯衫站在門邊沖著龐俊大聲的喊到:“龐隊,快,快出來!”

  龐俊聽到花襯衫的喊聲,確定了隊友們都已經順利跑出了礦洞之后,迅速轉身跑著近在咫尺的鐵門跑了過來。

  身后焦急的胖喪尸一邊笨重的追著,焦急之中再次丟出的兩只喪尸尸體被丟到了門的旁邊,龐俊有驚無險的順利從鐵門處跑了出來,在看到龐俊跑出來之后,站在門邊的花襯衫順勢將鐵門給關了起來。

  鐵門剛剛關上就聽到‘哐當’兩聲巨響,顯然里面的兩只胖喪尸丟出的喪尸這一次不偏不離的砸在了鐵門的上面,聽著聲音這里面的兩只胖喪尸已經氣急敗壞了,不過也么有辦法,鐵門已經被關上,而且花襯衫在龐俊出來之后順勢將鐵門給鎖了起來。

  與此同時和被留在礦洞內的兩只胖喪尸同樣氣急敗壞的還有已經開始朝著2號礦坑礦道這追過來的范金龍,此刻在他的內心深知如果這些人今天跑出去了話,會有什么樣的后果,他已經在戰斗中確定了這些人的身份,此刻他無論如何必須得阻止這幫人跑出礦區。

  2號礦坑的門口此時已經聚集了十幾名手中拿著各式武器的范金龍的手下,其中還有幾個人正端著之前從龐俊他們這邊收繳過來的沖鋒槍和手槍。

  龐俊一行五個人剛剛沖出礦坑就立即被面前這這些人給圍住,看著他們手中的武器,無奈五個人只得緩緩的將在礦洞內與喪尸戰斗的那幾把已經破損的武器給放在地上,然后緩緩地舉起雙手。

  花襯衫看著對面這十幾個拿著武器的人,小聲的對身邊的龐俊說到:“龐隊,范金龍這個畜生真的是言而無信啊,這破游戲我們已經勝利了,卻依舊不愿意放我們出去,這是擺明了想置我們于死地啊!”

  “先別著急,我們千萬別輕舉妄動!”龐俊小聲的對身邊的隊友們說到。

  “都在那嘰嘰咕咕什么呢?”這時從面前的那群拿著武器的那一群人身后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隨后光頭范金龍走了出來,掃視著面者狼狽不堪的5個人繼續說到:“游戲你們雖然是贏了,可是老子還沒有玩夠,你們還不能就這么走了!”

  “你這老大是怎么當上去的,如此的不講信用,事先說好了我們只要取得游戲的勝利就可以離開,你這會兒怎么卻反悔了,大丈夫說話怎么如同兒戲一般?”龐俊略帶怒氣的說到。

  “哈哈哈哈”范金龍一邊狂笑著一邊摸著光頭,隨后又突然豎起了拇指說到:“各位的能力著實讓我范金龍佩服,盡管你們的隊伍有有人犧牲,可是竟然兩場游戲都順利的堅持了過來,其中你們的幾次配合和團隊默契確實讓我看的是連連叫好啊,我是真的不忍心就這么放你們走啊,如此好的比賽人員,如果你們就這么走了,我以后就沒有這么精彩的比賽看了啊,那我在這會無聊死的,哈哈哈哈......”

  看著放聲大笑的范金龍,花襯衫憤怒的說到:“你這家伙,如此背信棄義,一點契約精神都沒有,你想要精彩的比賽你自己去那礦洞內比賽啊,你把我們留下來有什么意義,按照約定我們贏了游戲走人,你怎么出爾反爾,而且說好的是一場,你卻無故加了一場,你這安的什么心?”

  “莫生氣啊,莫著急,幾位兄弟,你們的能力贏得了我的認可,我想把你們留下來培養成我這對付喪尸的最佳人選,在我這,你們盡管吃喝,什么都不用擔心,肯定比你們那什么搜救隊好,只要你們肯留下來,我一定會好生供養你們的!”

  “說的什么屁話!誰他媽的要你們養!”花襯衫再也壓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一種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間還要百般羞辱的感覺涌上心頭。

  站在范金龍身邊的薛哥一邊抽出腰間的手槍瞄準花襯衫一邊惡狠狠的說到:“從過來一直到現在,你小子就一直嘰嘰歪歪的,你是不是想死啊,我他媽的看你不爽好久,也忍你好久了,我現在就他媽的結果了你!”

  “薛斌!你把槍給我放下!”范金龍怒斥到。

  舉著手槍的薛斌聽到了老大的聲音,只得一臉無奈的將槍重新收回到了腰間的槍套內,嘴里還有些不服氣的嘀嘀咕咕著。

  范金龍此時盡管心中也有怒火,但是此刻必須強壓著,現在直接打死眼前的這幾個人不是不可以,只是他還想再看看比賽,不僅僅是因為面前的這些人在游戲中表現,而是因為范金龍內心也是意識到了此時FJ市的情況,他想把這幾個人給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他知道這些人既然是搜救隊的人,那么就不肯那個孤身進入到這里,一定還有隊友,只要那些隊友過來尋找他們,那么他便可以與這些搜救隊員談條件帶著自己和手下出去,至于為什么一定要這么做還是因為他自己很清楚自己之前做過的那些事,而且手下帶的這些小弟各個背景都不算干凈,如果被搜救隊帶出去一旦查實身份就等于自投羅網了,所以他必須要手中握有條件才能換取接下來的自由。

  所以范金龍至此在面對龐俊他們幾個人的時候始終是保持著面帶微笑的狀態,無論對面的人如何辱罵都不輕易發火,而他手下的兩個小弟,薛斌和阿龍就沒有他的頭腦,要不是這兩個家伙忠心有能辦事他早就不打算要他們了,這兩個人除了能做事基本也沒什么別的本事,而且還經常給自己惹些不必要的麻煩,想比與他兩,他更加想念自己的‘軍師’江樹林,有他在整個隊伍就好帶許多,只是.....

  “喂,我說光頭,你他媽的在想什么呢,爺爺我在問你話呢!”看著對面不敢開槍,花襯衫便來了精神,轉眼又看到范金龍的眼神有些發愣于是催促到:“我說光頭,你在這里磨嘰什么呢,告訴你,按照江湖規矩,定下的賭注,輸了就要愿賭服輸,你現在趕緊把我們的車還給我們,然后讓我們走,至于留下我們繼續給你比賽什么的,你是想都不要想的,聽到了嗎,別在這浪費大家的時間,趕緊給個痛快話!”

  范金龍是因為自己頭發在兩年前開始禿了,于是便索性理了個光頭,因此道上大家都喜歡叫他光頭范,但是礙于范金龍的實力沒人敢當面這么叫他,因為他也不喜歡別人叫他光頭,為此曾經還砍死過人,對于面前這個瘦弱的穿著搜救隊服一臉痞子模樣的人這么叫自己,范金龍此時完全可以親自開槍送他上路的,但是想想眼前這些人還有利用價值,于是便強忍著怒氣說到:“小子,我要是不放你們走呢?”

  空氣安靜了下來,花襯衫被范金龍這句話問的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畢竟他內心是很清楚現在的情況的,對面不緊人多,而且還都有武器,就算大伙再有本事也是連對方都來不及摸著就會被打成篩子的。

  “你留我們下來不是單單是為了你這惡心的‘生死游戲’吧?”孫逸軍冷不防的質問到。

  “哈哈哈,一看這位戴眼鏡的兄弟就是個文化人,一語中的,你說的沒錯,我留你們下來不僅僅是為了看你們為我比賽,還是希望你們能帶我們這些兄弟逃離這感染的城市!”范金龍滿臉堆著笑容說到。

  “帶你們出去,你就這樣對待我們,叫這么多兄弟拿著槍對著我們?讓我們參加這什么‘生死游戲’?難道正常帶你們出去,是不是有什么顧慮?”龐俊冷笑一聲問到。

  “哎,你可別這么說,我不用這游戲試試你們的實力我怎么能相信你們的話,你們穿個制服,那幾把槍就說自己是搜救隊的人,這要我怎么相信,現在這城市感染成了這樣,之前到處打砸搶,被這些喪尸追逐獵殺的人不在少數,我們只能拿起武器來保衛自己的安全,然后突然遇到你們幾個人,就自稱搜救隊,我們怎么敢確定呢?”范金龍振振有詞的說到。

  “哦,是嗎,那拿到我們因為你的這場游戲冤死的那五個兄弟,你完全不放在心上?這些人就僅僅是為了讓你們相信我們搜救隊的人而付出的代價?”龐俊看著一直露著微笑的范金龍說到,他怎么都不認為這家伙是個好人。

  “你可拉倒吧,范金龍,你在這FJ市的名聲已經臭到什么地步,我想你不會不知道吧!”被龐俊提及死去的五位工友之后,鐵子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怒火了,咬著牙繼續說到:“在FJ市你是壞事干盡了,怕被搜救隊帶出去坐牢,因此留著我們幾個人當人質是吧!”

  范金龍摸了摸光頭,突然收起了笑容,冷冷的說到:“我說的試探搜救隊的隊員,可不包括你和你身邊的這個人,所以你們對我來說是沒有任何價值的,誰讓你在這插嘴的!”

  看著范金龍突然變了臉,龐俊立刻說到:“你要做什么,這兩人也是我們隊伍的人,你別亂來!”

  “亂來?兄弟,他兩這一口的老家方言,你當同為FJ市的我是傻子嗎?他兩就是隔壁石油廠的工人,就這一身的工作服我可是認識的,所以我勸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范金龍一面說著,一面從掉皮大衣里面抽出了一把手槍緩緩的朝著鐵子和張喜兩人走了過來。

  見狀龐俊和孫逸軍兩人干忙站在了鐵子和張喜的前面,擋住了正在步步逼近的范金龍,龐俊咬著牙說到:“你別亂來,如果你再繼續執迷不悟下去,我保證你沒有好下場的!”

  “呵呵!”范進龍把手指套在扳機環里面轉著手槍冷笑著走過來說到:“你還是顧忌好你們自己吧,在我的底盤我要做什么還輪不到你們來質問。”說罷已經走過來的范金龍把槍握在了手中,然后把槍口對準了龐俊晃了晃示意他和孫逸軍閃到一邊!

  ......

北京pk10冠军软件 甘肃十一选五智能推荐号 甘肃快三计划宝典 广东快乐10分玩法技巧 江西多乐彩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体彩排列五复式投注表 股票涨跌停是什么意思 佳永配资正规不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专家 娱乐之城 体彩排列三中奖秘诀 云南11选5最新公式 南昌 期货配资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号 江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开心七星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