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末日生存大師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拿回本體

第八百二十二章 拿回本體

  “啊……”

  勾勒出靈紋的那一瞬間,楊戩縱聲長嘯,那充沛的氣浪化作滾滾音潮,如海浪般席卷長空,頃刻之間,氣息暴漲了將近三成,同時揮手一招,那搖搖欲墜的血斧也是旋轉而來,輕輕落在了楊戩的手中。

  下一秒,楊戩徒然舉高了血斧,渾身血氣暴涌,血斧在他的氣息烘托下,竟然暴漲十倍,化作一柄開天的巨刃。

  “給我破!”

  楊戩殺心飽滿,眼中迸發出凜凜的強光,徒然將血斧一震,那龐大的斧影頓時化作奔雷,在空中劈出一道閃爍的血線。

  血線之下,無數暗黑色的光影紛紛爆開,斧影長驅直入,無視了一切阻礙,瞬間便已降臨到三個異族人的面前。

  “該死,這家伙的氣息為什么變得如此厲害!”

  望著那空中不斷放大的血色幻影,魔蛟人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震撼,急忙暴吼道,“防御!”

  再其身后,蛇族女異人和獨角異人皆是臉色驟變,三人急忙將那些黑色光影召喚回來,形成一道厚重的氣息光盾,死死地擋在斬落的血斧之下。

  轟!

  巨大的爆炸聲充斥整個禁地,引得山巒戰栗,大地決裂,無數股亂流沖天而起。

  而在那黑色的光盾之上,則在血斧的重劈下,呈現出一道紫黑裂痕,裂痕迅速放大,形成一片龜裂的塌陷痕跡,光盾下的三人面色潮紅,眼中皆被濃濃的恐懼之色占據。

  施展秘法之后的楊戩,氣息好像邁入了一個全新的層次,雖未徹底達到五級戰力,卻隱隱觸及到了五級戰力的邊緣,這一斧攜帶的濃威更是強悍到極點,哪怕三人傾盡全力,也無法徹底將斧影彈開。

  “我已經警告過你們,擅闖禁地者,死!”

  楊戩雙手虛握著巨斧,眼中爆發凜凜神威,一字一頓地講述之后,直接將所有力量集中于一點,血斧爆發,形成一股沖天的血色浪潮,滾滾濃威攜著殺意暴卷,自上而下,徹底碾碎了三人傾盡全力組成的光盾。

  咔嚓!

  刺耳的音爆聲密集響徹,光盾下的三人都是面無人色,紛紛慘著臉抬頭,黑色氣浪被血斧斬碎一道缺口,盡管那血斧尚未落下,然而其中彌漫的兇悍氣流,卻是化作一股咆哮的山洪,筆直地沖刷而來,將三人震得倒飛起來,齊刷刷地噴出一口殷紅的血水。

  啊……

  慘叫聲后,三道身影迅速倒飛,楊戩手握巨斧,自高空中俯視三人,龐大的血斧再度高舉,將充滿殺意的目光死死定格在三人身上,冷漠地說道,

  “死吧!”

  血斧再度凝聚出一道管光線,自空中疾斬而下,霸道的斧影與空氣產生摩擦,帶來刺耳的音嘯,斧影下落,引得空氣陷入扭曲,而血色光影則在三人視線中迅速放大,眼看著便要將三人囊括進去。

  “住手!”

  不過嘛,就在血斧即將斬落之際,那暗黑色的天際之上,卻是傳來一道陰冷的爆吼。

  吼音化作狂雷席卷,化作濃烈的音潮。

  楊戩揮動巨斧,臉色卻徒然一變,即將斬下的血斧閃電般朝著虛空高卷,兇猛地射向咆哮聲傳來的區域。

  在那里,一片濃黑的霧氣正在加速凝聚,霧氣深處,隱約可見一顆龐大的眼球,眼球中彌漫著猩紅的色澤,宛如一顆散發灼熱氣息的小抬眼。

  “是誰?”

  血斧騰空,迅速劈向那顆眼球,而在眼球的表面,則是彌漫出無數詭異的血絲,這些血絲竟然化作實體,直接脫離了眼球的束縛,在空中形成無數道交叉的血色長鞭,竟是死死地纏繞住了斧刃,讓它無法在前進一步!

  “老大,你終于感到了!”

  死里逃生的魔蛟人一臉興奮,迅速騰空,朝著那枚詭異的眼球爆發欣喜的狂吼。

  而血色眼球深處,卻是傳來一道低沉的呵斥聲,“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簡直枉費了血魔大人對你們的信任。”

  “是……”魔蛟人臉色一片青紫,用極度猙獰的視線怒視楊戩,發出震耳的厲喝聲,“都怪這老小子礙事,老大,他很有可能具有巫咸一族的后人!”

  “哦?”

  血色眼球彌漫著深邃陰冷的光芒,那丑陋惡心的眼球忽然往下移動,將陰邪的視線死死定格于楊戩身上,發出嘶啞的獰笑,“想不到巫咸一族居然還有漏網之魚,真是令人意外啊!”

  “哼!”楊戩雙手一震,血斧迅速縮小,重新被他緊握在手上,身體則是緩緩退開,凝視著那顆懸浮在虛空之上、散發邪異光芒的巨大眼球,語氣低沉,

  “你也是邪族的成員吧?”

  “呵呵,我叫恨天!”

  血色眼球在空中緩慢地移動,漸漸飛掠自三人身后,緩緩凝絕出一道黑色的身影。

  這道身影隱匿在灰袍之下,是人難辨全貌,那三角形的腦袋顯得十分滑稽,可那臉上的獨眼卻是彌漫著極度陰冷的嗜血怒芒,教人無法直視。

  而隨著他的出現,空中也再度凝聚出了一片陰冷肅殺的氣息,猶如無形的海潮,籠罩這一方天地。

  “這家伙……很強啊!”

  楊戩目光一頓,身后卻快速凝聚出一道灰色的身影,正是適才觀戰的血族異人,飄到楊戩身后低聲講道,“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第四個異族!”

  “我知道!”楊戩頭也不回,目光仍舊死死地定格在那道陰影之上,深吸一口氣說道,“你們為何要擅闖巫族禁地?”

  “呵呵,當年的巫族,將我的本體鎮壓了十萬年,現在,該是將本體還給我的時候了!”

  那道朦朧的陰影之內,傳來一道不乏陰冷的怪笑。

  “你的本體?”

  楊戩心中大震,徒然想到什么,低呼道,“難道禁地下面鎮壓的邪魔就是……”

  “那就是我的本體!”

  血色眼球麻木地轉動了幾下,將血色視線死死定格在楊戩身上,語速緩緩地說,“當年,我跟隨血魔大人征戰,受到了一幫巫族強者的合圍,他們將我的本體鎮壓在此,我只好將部分意識分化出來,俯著在這枚眼球之上,如今,也到了你們將本體還給我的時候了。”

  “呵呵,原來如此啊!”

  楊戩肩扛血斧,眼中彌漫出十足的兇戾感,挑眉說,“有我在,你別想如愿!”

  血色眼球在空中緩緩攀升,大量黑色的魔氣襯托,顯得越發詭異陰冷,“當年巫族是何等輝煌,尚且毀滅在了吾族手中,光靠你一個人又能做什么?螳臂當車!”

  面對血色眼球那充滿冷厲的呵斥,楊戩直接把目光緊瞇起來,“大話倒是一套一套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拿回本體!”

北京pk10冠军软件 极速时时彩有几个 黄金城网站娱乐 二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排列7623451的逆序数 内蒙古11选五最大遗漏 上海快三中奖表 云南省体育彩票 云南快乐10分开奖预测 山西11选5任二遗漏 散户炒股 吉林十一选五任选二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彩乐 pc蛋蛋幸运28统计与预测器 中国体彩11选五真准网 陕西一定牛十一选五 河南481开奖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