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午夜探險直播 > 第二百零六章腐肉

第二百零六章腐肉

  “想把人復活,兩個步驟,缺一不可。

  像‘織女’鳩占鵲巢,將胎盤放入‘腥紅之月’內,企圖復活她的孩子。

  其實根本不可能實現……

  死者復蘇,遠沒有她想的那么簡單。

  血月,至多可以完成肉體的復蘇。

  沒法招來,死者的亡魂。

  所以她孩子的魂魄,此刻還留在陰間。

  現在和你們在一起的紫晶少女,空有一副‘織女’孩子的肉身。

  至于魂兒,不過是井底的的游魂野鬼,無意鉆入胎盤內,陰差陽錯復活罷了。

  根本算不上她的親生骨肉。

  所以說……

  如果我想快速復活郭繁貿,就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這兩個步驟。

  ‘織女’的‘穢怨’,乃是人間以外才有的東西。

  可以使人‘穢土轉生’。

  和‘腥紅之月’內蓬勃的生機融合后……

  瞬間就能生肉白骨。

  腦袋被打爆,身子被壓扁,甚至只剩骨頭架子,都可以立馬還原。

  ‘穢怨’到手后,肉體的復蘇便不成問題。

  但,還有一個更大的麻煩。

  那就是如何讓魂兒快速復蘇。

  邪修身上,大都有拘魂的容器。

  但,哪怕我在郭繁貿死亡的瞬間,拘來他的三魂七魄,也沒法讓他復活。

  死者的魂魄,只有走過奈何橋,回到陰司,被生死簿記錄在案,確認死亡后,才從新具備,投胎轉世的能力。

  我不可能,每次都央求4路公交車司機幫我帶回他的魂魄。

  我擔負不起這樣的代價,而且,反復將同一名死者送回陽間,容易暴露,司機也不會同意。

  我的計劃,似乎走進了死胡同。

  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萌生了一個念頭

  既然生死簿,是郭繁貿復活,最大的阻礙……

  那我,為什么不能解決掉這個阻礙……

  將他,從生死簿上除名呢?

  如此一來,他的魂兒不受生死簿的約束。

  被我拘下后,不需進入陰間,便具備了復活的條件。

  而我,也的確做到了。

  你們可以這樣認為……

  我在圍巾內,為他制造了一個……

  獨一無二的,專屬于他的輪回隧道……

  他會死。

  但死去的瞬間,肉身鼎爐和三魂七魄,都會復活。

  進而實現真正的不死不滅,真正的永生!

  這樣一來,我的夙愿,終于得以實現……

  我想殺他多少次……

  就可以殺他多少次……

  再不用擔心,想殺他的時候,發現他已經死了。

  而且,你們知道最好玩的事情是什么嗎?

  那邊是,他復活以后,不會保留前世的記憶……

  他并不知道,自己死后,還能復活。

  所以每一次死亡,對他而言,都是生命之大恐怖!

  你看看他眼中的恐懼神色……

  是不是,很美?”

  ‘院長’說著,將郭繁貿的腦袋抬起。

  在他惶恐不堪的眼神中,用力一捏。

  郭繁貿的腦袋,像煙花般炸開。

  但幾乎是同一時間,又一個軟若無骨的蛇臉男子……

  惶恐的從她圍巾里,伸出了腦袋……

  ‘院長’,歇斯底里的大笑。

  我惡心的,差點吐了出來……

  這個老妖婆,簡直……

  已經不能用變態來形容了。

  “該說的話,都已經說了……

  你們能夠親眼見證我的偉大計劃,就算死,也不會留下什么遺憾了。”

  ‘院長’將郭繁貿的腦袋捏爆,心情愉悅。

  歹笑著,走到紫晶少女身前,龍頭拐一挑,就要將拐杖的頭部,伸入少女腹部的傷口處,將她的五臟六腑絞碎。

  “你敢!”

  天壇內,陰風大作,無數砂石,在狂風的席卷下,直奔‘院長’而去。

  ‘院長’此刻,也是傷痕累累。

  自然不敢硬接。

  一抖圍巾,讓郭繁貿護她身前,向后連退數步。

  紫晶少女默然回頭。

  楊柳,從地上,站了起來。

  她今晚,流血太多。

  割破傷口,血液,甚至都不再淌出。

  她索性,將旗子陰寶,塞進自己裂開的傷口內,在里邊,沾滿了鮮血后,這才催動旗子召喚狂風,逼退‘院長’。

  紅鼻子和我,這個時候,也動了。

  兩人分頭,一左一右。

  他坐在鐵窗上,朝‘院長’劃去。

  我則直奔‘腥紅之月’而去。

  ‘腥紅之月’內,有通往陰間的門戶。

  門戶內,有那個古怪的男人。

  那個男人,恨死‘院長’了。

  只要我能再次打開那扇門戶。

  ‘院長’,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我們分工合作,紅鼻子將紫晶少女救回,我則嘗試打開血月內的那扇門。

  “走!”

  紅鼻子拖著紫晶少女,就想往回跑。

  但少女的身子,實在是太重了。

  簡直就像一塊大石頭。

  紅鼻子累的臉紅脖子粗,才將少女抬到鐵窗上,雙手劃著地面,扭頭就想跑。

  “我記起來了……

  你是孤兒院里,那個手很巧的孩子……

  還跟‘馬國萍’,在針房學過一段時間的針扎手藝。

  我含辛茹苦把你養大……

  見了我,不打聲招呼就想走么?”

  ‘院長’鬼魅的聲音,忽然傳來。

  話音落下的瞬間,地縫內,忽然鉆出一條花蟒。

  蛇尾狠甩,瞬間就將紅鼻子和少女,甩下鐵窗。

  紅鼻子吃痛,他抱著少女,滾地葫蘆一般,就想往天壇邊緣滾去。

  但……

  卻被紫晶少女,一把推開。

  “我,殺她……

  你們,不要看我……

  我,很丑……”

  說完這句話的瞬間,紫晶少女身上,忽然逸散出,恐怖至極的氣勢。

  愣是把紅鼻子,吹到了墻上。

  少女的表皮,像氣球一樣腫脹。

  眨眼間,就變成一個方圓超過兩米的大肉球……

  旋即,驟然炸裂開!

  紫晶色的皮,飛濺得到處都是。

  伴著巨大的轟鳴聲,一道偉岸的身影,出現在原地。

  雖然紫晶少女,說不讓我們看她,但沒一個人,能夠忍住。

  我一扭頭,頓時倒抽一口冷氣。

  此刻的紫晶少女,和楊樹葉子,已經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

  不,甚至說,她和人,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

  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坨腐肉。

  一坨,兩米多高的腐肉。

  隱約可見,嬰兒般的輪廓。

  在地上匍匐爬行。

  一條,晶紫色的巨大七苦蟲,和巨嬰的面部融合。

  身子,依次穿過嬰兒巨大頭顱的七竅……

  最終,從巨嬰的左眼眶內,伸出腦袋。

  此刻,正好腦袋一抖,將其上,一只晶瑩剔透的小手甩飛……

  正是先前,紫晶少女少女的拳頭。

  難怪她,每一步,都走得地崩山摧……

  她的本體,居然如此之大。

  她的身手笨拙……

  是因為,她根本就不是人……

  模仿著人類的招式,自然笨拙……

  此刻,在絕境之下,她顧不得旁人歧視的目光,解開‘楊樹葉子’的偽裝,露出了自己的本體。

  恐怖的氣勢,快把天頂,捅出一個大洞。

  ‘腐肉’,狂嚎一聲,直撲‘院長’而去。

  恢復本體后,她的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巨嬰四肢在地上爬行。

  眨眼,就飛奔到‘院長’跟前。

  ‘院長’瞪大了眼睛:

  “你……

  你不是人!

  你是一只七苦蟲!

  ‘織女’將胎盤,塞入血月內的時候,你也無意,被一同塞了進去。

  經過血月漫長的孕育和催化,愣是將兩個物種,融合在了一起。

  讓你變成現在這副……

  畜生和人混合的模樣。

  難怪酉震說你是蠱王……

  他的一雙招子,比我狠辣多了。

  還好我沒有殺你,苗疆大地,應該有很多人,愿意花大價錢買你。”

  ‘院長’眼睛一亮,似乎發現了新大陸,驚喜不已。

  她一扯圍巾,郭繁貿,瞬間擋在她身前。

  ‘院長’蜷縮著身子,讓腐肉,無法捕捉到她。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