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武意凌云 > 第129章 神農氏

第129章 神農氏

  “這死胖子怎么還不醒?”

  葉無憂在帳內來回踱步。這已經是戰事結束的第七日了,本該回皇城復命的他,卻因為千葉君的昏迷又耽擱了幾日。

  “報!”

  正在這時,一聲急報從帳外傳來,隨后便見一名傳令兵著急忙慌地闖了進來。

  見狀,葉無憂眉頭微皺,沉聲道:“何事如此慌張?”

  傳令兵氣喘吁吁,半晌才說上話來:“報告少將軍,邊境地帶又出現了大量怪物!”

  “什么?”這個消息宛如晴天霹靂,葉無憂有些始料未及,不由震驚道,“怎么會這樣?”

  “李權在嗎?讓他來議事!”

  “啊?”傳令兵一愣道,“少將軍你忘了?李權奉陛下旨意,運送趙將軍的遺體回都城,說是要厚葬,不能讓邊關的將領寒了心。”

  “行吧,李權運氣還挺好,一到大戰總能被各種理由支開。”葉無憂淡然道,“傳我令,整兵備戰!你速回前線監視好怪物的動向,一有異樣馬上來報!”

  “是!”

  傳令兵領命后便立刻出了營帳騎上快馬揚長而去……

  夜涼皇宮勤政殿內。

  “這都七日了,為何依舊不見那百里耀回宮覲見?”幽兆辰不悅道,“難道是因為立下戰功就敢藐視皇威了么?”

  “陛下息怒。”秦公公勸諫道,“這邊疆戰事多變,興許這百里少將軍是因為某些事耽擱了幾日。”

  “哦?”幽兆辰眉峰一抖道,“秦公公莫不是為那百里耀袒護什么?”

  “陛下恕罪,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秦公公突然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些過了,連忙改口道。

  “呵呵……”幽兆辰冷笑一聲,“你們最好都給朕安分一點,否則就別怪朕無情了!”

  ……

  地宮內,幾道身影迅速闖了進來,門口的侍衛一驚,當即喝道:“大膽!地宮禁地不得擅闖!”

  聽到呵斥,李邵頓時顯露出身形道:“都瞎了嗎?睜大你們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誰?”

  “原來是李師兄,失敬失敬!”

  門口的弟子連連抱拳賠禮道。

  “嚷什么?要嚷就給我滾出去!”

  幽兆隱聽到門口傳來陣陣騷動,隱隱有些不悅。

  “掌門!我給你帶回來了好東西!”

  李邵聞聲闖了進來,一臉激動地說道。

  “哦?你沒死在外面吶?”幽兆隱不屑道,“找到半生緣了?”

  “額……這到沒有……”

  李邵恭敬復命道。

  “什么?沒有?那你還敢活著回來!”

  幽兆隱大怒,頓覺自己的威嚴被挑釁了,猛然揮出一掌,直接把李邵打倒在地。

  “噗嗤!”李邵忍不住噴出一口逆血,艱難道,“掌……掌門息怒!雖然我沒有找到半生緣,但我給你帶回來了好東西。”

  “是嗎?”幽兆隱瞇著眼,漸漸緩和下來道,“什么好東西?”

  “掌門稍等!”

  李邵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擦去嘴角的血漬,隨后拍了拍手,便見幾名黑衣人扛著一個紅衣女子走了進來。

  “掌門請看!這就是我此次外出的收獲!”

  “這是?”

  幽兆隱微微一怔,眸子死死盯著紅衣女子。

  見狀,李邵繼續解釋道:“我和兄弟找尋半生緣無果,只好一路北上,卻不曾想正好趕上夜涼和后塵交戰,我見這女子體內噬靈丹的氣息十分濃厚,便趁機將她擄回想要好好研究一番。”

  “干得不錯!”

  幽兆隱眸子里充滿了熾熱,他并不畏懼女子的可怕面容,反倒如獲至寶般一步步朝著她走去。

  紅衣女子的定身咒并未被解除,此時見到幽兆隱,居然露出了驚恐之色,口中不斷發出陣陣哀嚎,但奈何身體動彈不得,只能呆在原地。

  “原來是神農氏的后人,難怪氣息會如此熟悉?”

  幽兆隱繞著紅衣女子打量道,不覺間,輕輕撩撥起她那黑白相間的長發,只見她的脖頸處顯露出了一個清晰的圖騰印記。

  “這是什么?”

  李邵疑惑地問道。

  “這是農家特有的印記。”幽兆隱嘴角掛著一絲微笑淡然道,“最近,我從逐漸覺醒的傳承記憶里得知,這個世界除了修士與凡人外還有一些特殊的人,他們體內流淌著上古種族的血脈,雖然沒有通天神力,但卻擁有常人所不能及的特殊能力!”

  “那……這個紅衣女子可有什么特別之處?”

  李邵小心翼翼地追問道。

  “特別之處還要從這噬靈丹說起。”幽兆隱緩緩道,“你們都知道這噬靈丹的核心藥材就是半生緣,可是半生緣有劇毒,就算配合其它藥物煉制出的丹藥依舊存在毒性。”

  “這些毒性因為煉制過程中不斷被稀釋,對修士來說并無大礙,可是對于普通人而言卻是致命的,而這紅衣女子之所以沒事正是因為她擁有神農氏的血脈,繼承了他們種族特有的能力,百毒不侵!”

  “百毒不侵?”李邵驚嘆道,“可是這噬靈丹蘊含有巨大的能量,常人不會調息運氣,根本無法壓制,這紅衣女子又是如何做到的?”

  “沒想到你李邵還有腦子開竅的時候,竟然還能想到這一點。”幽兆辰笑道,“不過,我們若能搞清楚這一點,新型噬靈丹的研制會變得更加容易!來人,先弄一點這女人的血好好研究研究!”

  “是!”

  只見一白衣男子不敢怠慢,取來一器皿和一把匕首后,便往紅衣女子的胳膊上劃去。

  ……

  北疆,百里大營。

  “少將軍!那些怪物還在不斷集結!”

  一名士兵來報道。

  “還在集結?怎么會有這么多?”

  葉無憂都有些懵了,這已經超出了自己所能掌控的范疇。

  “報!”又一士兵來報道,“楊家軍駐地被怪物大軍突襲,請求少將軍速速派兵增援!”

  “報!鐵騎軍半路遭到怪物大軍攔截,一時半會恐怕趕不到了!”

  聽到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地傳來,葉無憂也無法鎮定了,敵人的這波突襲實在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不管了!”他嘆了一口濁氣道,“韓將軍,你先率領一隊精兵趕往楊家軍駐地支援他們。尹將軍,你速回大營寫信讓陛下派兵增援。剩下的人隨我一起抵御敵人的進攻!”

  “是!”

  一道道堅毅的聲音齊齊響起。這一次的怪物數量是之前的數倍,而且邊疆各部都慘遭襲擊,可見后塵此番打算傾巢出動,孤注一擲了。

  “哈哈哈,夜涼小兒們,沒想到爺爺我又回來了吧!”

  忽而,遠方傳來一陣狂放的笑聲。

  葉無憂一怔,這聲音是如此的熟悉。帶著一絲忐忑,他放眼望去,只見一男子浮于半空。

  “他竟然沒死!怎么可能?”

  這灰袍男子明明被千葉君給擊殺了,沒想到又莫名其妙地復活了,而且實力似乎比以前更加強勁了。

  “怪物大軍,給我踏平他們!”

  灰袍男子厲聲道,渾厚的聲音清晰地回蕩在曠野之中。

  “準備迎敵!”

  葉無憂眸子中閃過一抹狠色,腰間的長劍再次拔出,在陽光的映襯下,上次廝殺時留下的血漬在劍身上依舊清晰可見。

  怪物大軍入潮水般涌來,將皚皚白雪覆蓋成黑壓壓的一片。

  “放箭!”

  眼見距離一點點被拉近,葉無憂一聲令下,萬千箭矢齊齊射出,穿過空中飄落的白雪狠狠射向了怪物大軍。

  這些怪物雖然沒有防御但卻悍不畏死,就算被箭矢射中,依舊不知疼痛般朝著百里大營瘋狂撲來。

  箭雨射了一輪又一輪,但死在箭下的怪物卻寥寥無幾。

  “兄弟們!隨我一起殺出去!誓死也要捍衛邊疆安寧!”

  葉無憂眼見遠程消耗已經無濟于事,還不如痛痛快快正面迎敵,此時此刻除了背水一戰外也別無他法。

  “不知死活!讓這群凡人見識見識你們真正的實力!”

  灰袍男子一邊操控著手里的焰火,一邊命令道。

  百里大軍同樣無所畏懼,人人臉上都掛著決絕之色,群情激憤,刀光劍影之間,一個個怪物的腦袋被狠狠削下。

  葉無憂沖在最前面,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實力要比普通士兵強很多,能為他們多殺幾個怪物,就能減少很多無辜的傷亡。

  “又是你小子!”灰袍男子一眼就看到了葉無憂的身影,“上次要不是千葉君礙事,我早就把你殺了!這一次,我到要看看你還能蹦噠幾時!”

  說著,他邪魅一笑,手中的焰鏈頓時激射而出。

  恍惚間,葉無憂瞳孔一縮,只覺一股可怕的力量朝自己襲來。登時,他不假思索朝后一退,焰鏈徑直打在了一旁士兵的身上,頃刻間,那名士兵竟然變異成了怪物。

  “什么?”

  見狀,葉無憂頓覺有些后怕,這一招實在太狠了。

  “竟然躲過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灰袍男子愁眉緊鎖,有些難以置信,自己的攻擊以常人的反應能力根本躲不開。

  “媽的!我就不信還弄不死你一個凡人!”

  “想弄死小爺我,門都沒有!”

  葉無憂也被激怒了,反手拿過一名弓箭手的弓箭舉至半空就是一頓猛射。

  “可笑!這也想射中我,簡直癡心妄想!”

  灰袍男子躲都懶得躲,一道焰火噴出直接將箭矢融化在了半空中。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