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也不想當女配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小有所得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小有所得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石室中陸陸續續有修士從入定中回過神,向著站立的楚瀟月行了禮,便捏碎玉牌,傳送離開敘世之地。

  石室中的人越來越少,許久之后,只剩下宋家兄弟二人還在打坐。

  進入敘世之地的時間雖然還不到一個月,但是隊伍里的人都有所收獲,并且沒有死傷,這已經是一個驚人的成就了。

  參加大比就是為了收獲靈力,有組織的行動在效率上遠高于單兵作戰。

  之前曾經要引開獒因的蕭地修士吸收靈氣之后直接沖到了筑基初期,此時站在楚瀟月身邊,表示要護送她到腰區之后再行離去。

  對于他的好意,楚瀟月倒是沒有拒絕,這個人言語間透露出是蕭時予的衛士,有這樣的意思也不奇怪,與其強行讓他離去使他在蕭時予面前受罰,倒不如成全他的好意。

  她雖然不需要保護,但是如果非讓他走,倒顯得不近人情。

  正說話間,一陣零落的腳步聲傳來,順著石洞口走進來一隊修士,有黃衣、有紫衣,打頭一個正是趙珉白。

  趙珉白一見石洞中的四人頓時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

  他離去之后并沒走遠,看著楚瀟月等人進去之后,他在周圍轉悠了許久,之后遇到了趙家和燕家的修士,想著楚瀟月的隊伍應該離開了,才帶人進來,沒想到還是遇上了。

  “哎呀,瀟月妹妹,你沒事真的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修為深厚,天資不凡,收拾區區靈獸根本不在話下。”

  楚瀟月冷眼看了他一眼,身邊的蕭衛蕭孟沙說道,“趙珉白,不僅逃跑英姿令人難望項背,厚顏無恥更是讓人印象深刻。”

  趙珉白被人一嗆,眼睛一瞪道,“你是什么東西,我與瀟月妹妹相識多年,輪的上你來挑唆!”

  蕭孟沙本就不齒趙珉白人品,如今又已經筑基,根本懶得與他打口角官司,只冷聲道,“此處傳承所余靈氣雖然不多,但也夠幾人吸收,我只一句話,燕家趙家誰都可以爭一爭,但是只有你不行,你若識相就趕緊滾,否則,刀劍無眼,別怪我手下無情。”

  洞口的十幾個修士面面相覷,并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么,但眼前這么重的火藥味,他們再遲鈍,也知道不好攪合進去。

  一個黃衣少年上前幾步,對著楚瀟月一拱手,說道,“在下燕辭,發現此處靈光彌漫便來一探,若是打擾,在下這便離去。”

  這少年倒是個聰明的,明白與趙珉白混沒好處的道理。

  趙珉白深深看了他一眼,嘴角動了動,卻沒說什么。

  那燕辭長了一張討喜的圓臉,看起來不過十五六歲,濃眉大眼的少年本就很難讓人起反感,再加上燕家此次參加大比十分低調,在燕道成事件的影響下,整個燕家幾乎都是夾著尾巴做人,這樣的做小伏低之下,很難讓人忍心去苛待他們。

  “趙珉白欠下的賬,與你無關。”

  話音剛落,宋照閣從入定中蘇醒,一睜眼就看到趙珉白,登時跳起來。

  “姓趙的,你還好意思跑回來,我真是從沒見過你這么不要臉的人。”說著手中祭出一把靈劍,唰地指向趙珉白,“如此也好,正好拿你試手,這次我看你還往哪跑!”

  宋照閣一肚子火氣,此時吸收傳承修為進階練氣八層,正式決定再也不忍了,非要剁了這姓趙的不可。

  趙珉白見狀便知不好,宋照閣得了傳承修為猛進,他可什么傳承都沒得到,真的打起來根本就不是宋照閣的對手。

  他眼睛一轉,看向楚瀟月,誠懇道,“瀟月妹妹,你們真的誤會了。當時我見你力戰巨獸,心中萬分焦急,但我也自知實力不足,留下也是于事無補,便去找人求助,你是知道我的,我們相識多年,我怎么會見死不救呢。你相信我,我們五大世家同氣連枝,我絕不會拋下你不管的。”

  楚瀟月冷眼看著他,不得不說,趙珉白一張臉很是英俊,此刻面目誠懇、語氣溫柔,十分具有欺騙性,若是不了解他的為人,真的很容易就上他的當。

  “呸!誰跟你同氣連枝,表妹,你別信他,我當時親眼看他瞬行而去,若是真的擔心你,怎么會這么久才折返回來。”

  宋照閣氣的滿臉通紅,長劍一指就要出手。

  正在這時,那黃衣少年燕辭突然驚叫一聲,“快看!他要突破了!”

  眾人頓時向依然入定當中的宋照亭看去,只見他周身靈光籠罩,大量靈氣驟然形成一個漩渦,瘋狂向他涌去。

  楚瀟月祭出一塊陣盤落在宋照亭身前,四周頓時豎起數張防護罩。

  之前蕭孟沙突破的時候四周都是自己人,既安全又安靜,現在這么多外人在,不得不防。

  楚瀟月看了宋照閣一眼,又對門口的那隊人說道,“想要傳承我不管,若誰打擾我表哥突破,我不管他的長輩是誰,我都要他的命。”

  她這樣說,相當于是為了讓宋照亭順利突破退了一步,那些修士也不是傻子,如此好的機會自然不會錯過,紛紛盤膝修煉起來。

  趙珉白卻心中重重一沉,她這后半句,明顯就是說給他聽的。

  他眼睛一瞇,心中思量起來,若是楚瀟月一旦對他有了成見,他的計劃就要泡湯,心里不禁恨上了宋照閣。

  半晌,他咬牙盤膝坐下。

  這個時候若是走了,不知道宋家兄弟又會說出什么,到時候楚瀟月對他的印象一旦定格,怕是就難以轉圜了。

  一想到楚瀟月的資質和楚家的地位,他閉上眼睛,只要能達到目的,沒什么咽不下去的。

  過了許久,宋照亭終于睜開眼睛,一回過神,就看見弟弟一張大臉正在他眼前。

  “哥!你突破了!太厲害了!”

  宋照亭眼中有一絲恐慌一閃而過,又馬上壓下去,對著弟弟溫文一笑,站起身,“算是小有所得。”

  “你這還小有所得,那我豈不是毫無長進?”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