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六百零七章 脅迫

第六百零七章 脅迫

  “老師!”

  “魔師!”

  在大門倒塌之時,方夜羽與里赤媚等人便從院內沖出,落在了龐斑身邊。

  這是厲若海與龐斑的第二次交手。

  所有人都知道厲若海已經汲取了上一次也龐斑決斗的無比寶貴的經驗,在實力上肯定會有一個驚人的突破,而龐斑剛與楊行舟交手,而且自身實力似乎已經到了進無可進的地步,如此一個增長,一個衰落,便是方夜羽等人也對龐斑的安危擔心起來。

  雖然龐斑一直在他們心目中都是無敵的形象,可是自從厲若海挑戰龐斑之后,魔師宮眾人對厲若海的評價已經越來越高,此次來京與龐斑交手,無論他們對龐斑多么有信心,卻還是有點擔憂。

  “好一桿丈二紅槍!”

  龐斑無限滿足的哈哈大笑,對眾人道:“浪翻云取消了與我的決斗,龐某的下一個目標便是鷹緣和厲若海,沒想到鷹緣還沒有見到,厲若海反倒找上門來了。”

  他在大笑聲中,負手邁步,向宅院走去:“我須閉關靜思一日,明日下午,便出京回宮。”

  方夜羽好奇問道:“老師,你說浪翻云后,你的對手只有鷹緣和厲若海,那么楊行舟呢?”

  龐斑神情有點奇怪,道:“此人不是追求天道的武者,只是一個會武功的人罷了!”

  他說到這里,看向前方屋頂:“你說是不是楊兄?”

  方夜羽等人吃了一驚,抬頭看去,便發現楊行舟熟悉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屋頂,腰懸長劍,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令里赤媚等人全都緊張起來。

  楊行舟目光冷電一般在眾人身上掃視了一番,最后集中到了龐斑身上,微微點頭:“龐兄說的沒錯,武道修為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工具,本人算不上一個純粹的武者,我與龐兄交手,做不到拋開生死,全力以赴。所以明知龐兄受了點小傷,我也不想冒著同歸于盡的風險對你出手。”

  龐斑啞然失笑:“你要是不想對我出手,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楊行舟笑道:“龐兄說的沒錯!”

  最后一個“錯”字出口之后,整個人忽然在屋頂消失,下一刻,已經到了龐斑面前,揮拳前轟,開口輕喝:“咄!”

  他此時身法快到了極致,驚人的高速攜帶巨大力道,凝聚在這一拳之上,一拳打出,方圓一丈虛空似乎全都被這一拳抽空,拳頭還未到達龐斑胸口,兩側的方夜羽和里赤媚等人都已然產生了一種天地崩塌大難臨頭的大恐怖之感。

  尤其是剛才楊行舟以敕令清音發出的輕喝,使得他們身子一震,汗毛立起,腦子里瞬間變成空白,除了甄夫人、方夜羽、里赤媚等有限的幾個高手之外,其余的蒙大、蒙二、由蚩敵等人都有了一瞬間的僵直。

  龐斑一聲冷哼,也是一拳轟出。

  他這一拳打出,剛才被楊行舟抽空的方圓一丈空間里,忽然生出種種可怕的力道,這些力道有前推,有后扯,有下壓,也有上浮,形成了一個極其混亂的漩渦力場,功力不夠之人,單只是這股力場便足以令他們真氣散亂,骨肉成泥。

  轟!

  兩人拳頭相觸,狂暴的勁風以拳頭為中心轟然爆發開來,席卷四周。

  龐斑長發狂舞,雙目精光吞吐,有如實質,身子站立不動,反倒是楊行舟凌空后翻,人在空中閃了一下,下一刻到了里赤媚面前,一掌斜斜下拍。

  這一掌力似蒼穹,圓轉廣被,將里赤媚周身籠罩,力道之妙,用力之巧,并不下于剛才龐斑那一拳。

  里赤媚肝膽欲裂,天魅凝陰術急速運轉,身子想要急速后退閃避,但卻被巨大的力道籠罩,難以躲避,眼看就要被楊行舟這突如其來的一掌打死時,虛空中忽然伸出了一只拳頭,擋在了楊行舟這一掌前面。

  轟!

  一聲大震,楊行舟身子再次從原地消失,出現在甄善素面前,乾坤長劍不知何時出現在他手中,劍光如電,刺向甄善素胸口。

  甄善素嚇的頭發炸起,金釵飛出,雙手如同蓮花般在胸口層層疊疊綻放開來,擋住了楊行舟毫無預兆的一劍,發出一聲悶哼,踉蹌后退,在后退過程中已然一口血箭噴出,化解了侵入她體內的一股劍氣。

  砰!

  一劍刺飛甄善素后,楊行舟長劍忽然后刺,點向龐斑從后面打來的拳頭,身子借力飛起,一聲長笑,整個化為重重幻影,在空中做出各種前沖后退種種詭異的動作,緩緩消失。

  “龐兄,你這魔師宮的人以后可要看好嘍,別被楊某找到機會。”

  楊行舟人已消失,聲音卻從遠處傳來:“來時容易走時難,龐兄,上半場你們順風順水,下半場也該楊某發力了!”

  龐斑身子緩緩落下,面沉似水,片口之后,方才問道:“你想要什么?”

  楊行舟的笑聲傳來:“龐兄果然是我的知己,只要龐兄答應將魔門秘典給我借閱半月,并與我論道半月,我便放魔師宮的人一馬,不知龐兄意下如何?”

  龐斑道:“好,待我回宮,楊兄去找我便是。”

  楊行舟哈哈笑道:“好,龐兄快人快語,既然如此,從今以后,我便不與魔師宮弟子為難,不過我可不敢保證別人不會對他們出手。”

  龐斑冷然道:“只要楊兄不出手,相信還無人能奈何的我門下弟子!”

  楊行舟笑聲越來越遠,漸漸消失。

  龐斑站在院內,掃視眾人,忽然嘆了口氣:“你們都看到了?”

  剛才楊行舟出手,如電閃,如雷轟,突如其來,令人防不勝防,若不是龐斑出手攔截,現場眾人,無論是里赤媚還是甄善素,都有可能死在楊行舟這電閃雷轟般的暴擊之下。

  現在雖然他人已遠去,可是剛才那驚險的一幕,依舊在眾人面前不住閃現,都是一陣后怕。

  天下間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以楊行舟如今展現出來的實力,方夜羽等人一旦離開龐斑的視線之內,那么生死便已經不受自己控制,楊行舟想殺他們的話,誰都逃不了。

  即便是里赤媚的天魅凝陰身法舉世無雙,可是在面對楊行舟時,也還是沒有任何逃走的把握,方夜羽等人自更不用說,面對這種情況,龐斑只好接受楊行舟的脅迫,以魔門功法換取門人弟子的安全。

  這對從未接受過任何人威脅的龐斑來說,可謂是奇恥大辱,可是面對一個橫空出世,無牽無掛的楊行舟,龐斑能做到的只有接受他的脅迫,畢竟此人毫無弱點可言,就算是龐斑殺了所有中原百姓,楊行舟都未必會眨一下眼,楊行舟這等人絕情絕性,鐵石心腸,遠比龐斑更為冷酷。

  在與楊行舟見過兩次面后,龐斑便知道楊行舟是什么樣的一個人,那是遠比他這個魔師都要冷酷的可怕高手,而且毫無宗師風度,無論做什么,都像是在與人交易,充滿了功利色彩。

  像是一個政客,而不是武者。

  是以當他威脅龐斑的時候,龐斑第一時間便答應了楊行舟的要求,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有些事情提一下就好,彼此都能感應到對方的真實情緒。

  好半天之后,方夜羽才緩緩走到龐斑面前:“弟子無能,連累老師被楊行舟威脅!”

  里赤媚的陰柔聲音也隨之響起:“魔師,這姓楊的做事實在毫無宗師氣度,心胸狹窄,氣量不足,不知他是如何修行到了這般境界,實在難以索解。”

  龐斑眼望楊行舟消失的方向,淡淡道:“技不如人,非戰之罪,你們都已經很不錯了。楊行舟橫空出世,實在突然,便是我也想不到天地間會多出這么一個人。”

  他嘿嘿笑道:“他剛才的目標不是你們,而是我,見我沒有在厲若海槍下受傷,這才一擊不中,就此遠遁。”

  里赤媚等人相顧駭然,原來剛才楊行舟想要殺的人是龐斑,而他們這些人只是一個添頭……

北京pk10冠军软件 青海福彩快3规律表 东风汽车股票分析 炒股六句口诀 好彩1网上投注 中孚实业股票 pc蛋蛋幸运28预测软件怎么用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 广东快乐10分稳赢软件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 江西多乐彩加奖 南京配资公司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官网 广东11选5正规不 排列五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