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極致進化之強殖機甲 > 第三卷 家族 第一百八十一節 交易

第三卷 家族 第一百八十一節 交易

  曼輝行星的夢醒之城,被稱為是整個瓦拉星系的藝術和生態之城,獨特的人文藝術與這座城池的山水河流、叢林綠地完美的結合在一次,和水鏡之城一起被譽為曼輝行星雙子星城。

  夢醒之城的“音竹林地”是一片私人領地,密密麻麻的竹林深處隱隱有著人影晃動,筱筱的風動竹鳴聲暗藏這無盡的殺機,這片竹林的中央修建著一間三層竹樓,竹樓的內飾裝點的雅致清幽,別有一番西域人文風情。唯獨南側窗口的一串風鈴,刻著鬼臉的九張竹片垂掉在一根細絲之上,顯得與周圍之景格格不入。

  竹樓頂層,一位俊美的男子穿著一身白色的睡袍,睡袍的一角松松垮垮地脫在地上,微卷的黑發極為慵懶地垂下。只見他伸出一只手,有些煩躁地支撐著半邊頭顱,頭發被抓得微亂,俊美無鑄的臉上帶著淡淡的不悅。

  俊美男子說話的聲音如風鈴般清脆,而就是這清脆悅耳的聲音,讓一只跪在不遠處的艾迪科森不寒而栗。

  “艾迪家族再怎么說也是聯邦帝國的一品世家,你這當家主的老跪著也不是一個事,起來吧!”

  艾迪科森,這位聯邦同盟帝國一品世家艾迪家族的當代家主,此刻就如同領圣旨一般規規矩矩的站了起來,目光低垂的看著竹地板,面色恭敬而又有些膽怯。

  “那些愚蠢的人類對我們裁決者是什么態度你比我更加清楚,在星際共和國我們的先輩們歷經兩百年才迫使人類不得不承認我們的合法身份,但你我都知道那只不過是狡猾的人類對我等的緩兵之計而已,數百年來這群狡猾的人類通過各種方式屠殺和強制控制更多的人類加入我們的行列,盡一切手段防止我們的壯大,可惡至極。”

  俊美男子坐了起來,偏著頭用幽冷的目光看著艾迪科森繼續說道:“為了讓更多的人類加入我們裁決者一派,四十多年前裁決之主池涵瑤不惜以身犯險深入京都,找到了你艾迪科森,并為你生下了第一代“神裁者”,居然就這樣被人類發現并控制了,艾迪科森,當年池涵瑤生下艾迪費爾后,為了不暴露他的身份選擇了自絕生命,而你呢?如今艾迪費爾身份暴露,生死未卜,你如何對得你死去的妻子,你一生的摯愛——裁決之主池涵瑤。”

  艾迪科森面帶羞愧,神情沮喪的說道:“都怪那該死的林千華,我本暗中安排艾迪費爾遠離家族,遠離聯邦帝國中心,將他潛移默化的引向帝國最偏僻的“威瑪爾”星系,要不是林千華的緣故,艾迪費爾怎么會隨他一起前往第九軍團,不與他前往第九軍團又怎么會被慕容旭日看見,該死的林千華,我定將他碎尸萬段。”

  “林千華,最近諾貝林德軍事大學鬧得沸沸揚揚的蕭閥大小姐蕭寒凝的小男朋友?前端時間一直在曼輝行星陪著蕭大小姐度蜜月,有意思,如果第九軍團的那個家伙叫林千華,那么陪蕭寒凝在曼輝行星的那個小子又叫什么呢?”

  俊美男子詭異一笑,對著艾迪科森說道:“這個有趣的小子先不要動他,我感覺他會是一個很不錯的人選,或許是一個比梁廣平更好的選擇。”

  俊美男子站了起來,走向西側掛著風鈴的窗口,自言自語的說道:“艾迪家主放心,既然他害的“神裁者”艾迪費爾的身份暴露,那么痛苦的死去是他唯一能夠贖罪的方式。下去吧,我有客人到了。”

  艾迪科森低著頭恭敬的退下,沒有絲毫不悅和反對的意見。艾迪科森離開“音竹林地”不久,一聲冷哼打破了“音竹林地”的平靜。

  這一聲冷哼仿佛從地獄深淵傳來,充滿蕭殺和憤怒的癲狂氣息,在這一聲冷哼之下,“音竹林地”暗藏的一百零八位人境裁決者,瞬間全部斃命。

  “竹樓清雅之地,還望擎云天王少些殺戮,略備清茶,趙景峰天王請。”先前俊美男子脫去睡衣,換上一聲儒袍朗聲對著天空中不怒自威的男子天王趙景峰說道

  只見趙景峰帶著一昏迷的美貌女子出現在竹樓之中,趙景峰將昏迷女子輕輕放在一張竹椅子上,神情充滿柔情與憂傷,將女子額頭秀發輕輕理了理,轉身對這件竹樓的男主人說道:

  “你們十二個裁決主宰都長得一個鬼樣,你是哪一個?”

  “在下“星辰之主”,擎云天王稱呼我星辰即可。”星辰不卑不吭的回話道:“先恭喜擎云天王大仇得報,聽說魅微星球一戰人類大獲全勝,還活捉了蛛后維拉爾,想必以擎云天王的手段,定然獲取了救治宋青亦神王的方法?”

  “哼,你這明知故問有何意義,本天王若找到救治青亦神王的方法,還會來找你做這筆交易?”趙景峰語氣略帶憤怒的說道

  “哈哈,擎云天王若在四十年前聽從了“審判之主”的救治方法,想必今日宋青亦神王早已踏入天王之境,又何必多受這么多年的痛苦,當年“審判之主”早就說過,宋青亦神王的傷勢,即便是擊傷她的蛛后維拉爾也無法治好她,只有伯爵級以上的主宰源菌體才能治愈她。”

  “好了,我來不是聽你廢話的,東西呢?” 趙景峰神情不耐煩的說道

  星辰從自己的袖口拿出一管銀色半透明螺旋狀試劑瓶遞給趙景峰說道:“擎云天王所要之物,星辰早已準備好,這是侯爵級主宰源菌體,進入宋青亦神王體內后最多半年便能痊愈。”

  趙景峰接過星辰遞給自己的主宰源菌體,神情略微和悅一點說道:“謝了。你們那個叫梁廣平的小子,李閥的名額已經加上他了,下個月李閥第四代嫡系中的試煉者會到曼輝行星來見見他,只要這小子不是太糟糕,名額應該就沒問題,但能不能進前三,就看他的本事了。”

  “擎云天王承諾的事,在下一百個放心,都說李閥和趙閥素來交好,看來傳言果然不虛,不過關于梁廣平之事,還望擎云天王保密。”

  “哼,你們想打什么主意我還不清楚?不過你放心,姬無極的命還抵不上宋青亦。”趙景峰不約的冷哼道。

  “如此一來我就放心了,還請擎云天王先將主宰源菌體注入宋青亦神王的體內,由我將其親自激活。”星辰委婉道來

  “你這是什么意思?”

  “還請擎云天王見諒,侯爵級裁決源菌體極為珍貴,如不能讓我親自為宋青亦神王激活,我等又豈能放心讓擎云天王將其帶走。”

  “哼……”擎云天王趙景峰極為不悅的轉過身軀,看著竹椅上陷入昏迷的宋青亦微微鎖著眉頭,略顯痛苦的神情讓這位鐵錚錚的漢子面色緩緩的柔和下來。

  不錯,正如星辰之主剛才所說的,蛛后維拉爾在五十多年前通過時空潛伏重傷了三十年前的宋青亦,如果在五十年前活捉蛛后維拉爾,或許能讓維拉爾使用時空潛伏能力治愈傷在過去時空的宋青亦,但現在事隔五十多年, 蛛后維拉爾時空潛伏能力完全無法回到八十年前的時空去救治宋青亦的傷勢,所有宋青亦的傷勢幾乎無解。

  四十年前,一個叫審判之主的天王級裁決者找到自己,并告訴自己伯爵級以上的主宰源菌體不但能治愈宋青亦的傷勢,還能讓其很大幾率在三十年內跨入天王之境。當時趙景峰就直接拒絕,一來認為抓住蛛后維拉爾必然能救治好宋青亦的傷勢,二來也不想宋青亦成為一名裁決者。

  可事到如今宋青亦的傷勢發作頻率越來越頻繁,而且越來越重,蛛后維拉爾雖然被活捉,但卻沒有辦法治好她的傷勢,不得已擎云天王趙景峰選擇了與裁決者合作,裁決者提供侯爵級主宰源菌體治愈宋青亦,而趙景峰為一個叫梁廣平獲得一個名額,一個寶貴的名額,進入聯邦同盟帝國政府的星空秘境——太虛秘境的爭奪名額。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