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官場小說 > 飛城上的傾情樂章 > 62 全網黑(6)

62 全網黑(6)

  Pia

  oMuseum大廈頂層辦公室,液晶屏幕上播放著華東衛視中國好音樂的直播,陳子恒被主持人的話語吸引。

  “我們的第一名是——林逸!根據場內百分之三十加權場外百分之七十加權后的票選總分是88分!”

  陳子恒轉頭看著屏幕上的直播畫面,只見舞臺周圍的焰火噴射而出,林逸一臉開心地跑下舞臺去和華博擁抱。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來,林逸一臉開心的表象下是心事重重。

  但同時,他也稍稍松了口氣,畢竟林逸得了第一名,這說明沈韓方對輿論的影響還沒那么大,事情也沒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Jack,你在哪?”陳子恒整理了一下衣襟,問道。

  “陳總,我現在正在去華東電視臺的路上,我怕會有記者圍追堵截林逸,所以去處理一下。”Jack坐在一輛黑色加長轎車的副駕駛上,拿著手機對著陳子恒說道,而他的身后,是幾名穿著黑色西裝、帶著黑色墨鏡的身形魁梧的保鏢。

  “到哪了?”

  “快到了。”

  ———————

  林逸一走出華東電視臺演播廳,就看到一群拿著攝像機和話筒的人圍在周圍,心想大事不妙,剛要逃跑,就被記者圍了個水泄不通。

  “林逸你好,請問對于網上的一些傳聞你有什么看法?”

  “網上傳聞說您和Pia

  oMueseumCEO陳子恒有一腿是真的嗎?”

  “有網友曾經在馬路上見過疑似你和陳子恒陳總的身形坐在同一輛轎車上請問這點你怎么解釋?”

  “您來參加中國好音樂是為了Pia

  oMuseumCEO陳子恒陳總嗎?”

  “您和陳子恒陳總真是朋友嗎?”

  “你們是什么時候認識的?”

  ……

  無數個話筒在她嘴邊,她身邊不少相機和攝像機在不停地閃著閃光燈,十分謊晃眼,記者們此起彼伏的問題同時發出也讓她聽不清任何一個問題,只覺得吵鬧。

  她想逃。

  “林逸,這邊。”手無足措之時,她感覺到手腕被一股力量拉住,她隨著那股力量一路小跑,眼前豁然開朗起來,她看到了一頭暖棕褐色的頭發。

  ——是Jack。

  回頭一看,幾個保鏢已經手拉手形成了人墻擋住了記者的去路。

  “林逸……”“林逸……”

  只聽見記者們的呼喊聲越來越小,但仍然不放棄。

  跑到了安全區,林逸停下來喘了喘氣:“Jack哥,謝謝你。”

  “應該的。”Jack頷首微笑。

  黑色加長轎車在公路上穩步前行,車上坐著Jack和林逸,還有一眾保鏢們。

  “公關的事情公司會處理,你不用擔心。”在車上,Jack播放了CD,流暢婉轉的音樂響了起來,讓人舒心。

  林逸聞言后微笑著對Jack說:“謝謝你的安慰,Jack哥。”說完后,把頭轉向窗外,看著飛一般向后倒去的椰子樹,依舊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公司是為盈利而生的,現在公司之所以沒有放棄她,是因為她有被利用的價值,再加上外界的輿論還沒有到特別糟糕的地步,還有很大的扭轉的可能。但是一旦她的名聲無法挽回,公司仍然會把她視為棄子。

  世界是很殘酷的,萬一真到了那個時候……她想都不敢想。

  Jack從后視鏡上看到了林逸仍舊陰郁的臉,想開口說無論如何公司都不會放棄她,但他也不敢十分確定。畢竟跟了陳總這么多年,雖說他從無數細節中能夠推測出陳總對林逸的心思,但陳總畢竟是總裁,他要為整個公司負責,有時候也不得不做棄車保帥的事。

  Jack微微嘆了口氣,說道:“你也別太擔心了,你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配合好公司的公關,其他的,別多想了。”

  “嗯。”林逸淡淡地回應。

  斯萊特林微信群。

  小紫:林逸,恭喜你獲得第一啦!

  眾人:恭喜恭喜!

  林逸:謝謝大家!

  蒂娜:網上的事情你也別太擔心了,你就當他們的話是放屁。

  林逸(笑):好。

  娜娜:放心,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在你身邊的!

  林逸看著姐妹們溫暖的話語,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似乎無論何時何地,無論她如何落魄,總有這么一群姐妹給予她家的溫暖。

  不知不覺,黑色加長轎車開到了星海路28號A座的公寓。

  Jack下車后為林逸開了門,和林逸道別后就回了Pia

  oMuseum。

  “陳總。”Pia

  oMuseum頂層辦公室,Jack和陳子恒打招呼。

  陳子恒看到只有Jack一人,問道:“林逸呢?”

  “我看公司沒什么事,就送她回公寓了,出了這樣的事,也讓她好好休息一下。”

  陳子恒點點頭。

  “陳總,我派人查了一下監控,拿走林逸補試視頻的,是上個月剛來公司報道的新人,通過賄賂監控人員的方式拿走的。”

  “他人呢?”

  “已經辭職了。”

  原來沈韓早就布好了局。

  “子恒,你別擔心,事情還沒有壞到那個地步,只有物證是不夠的,還需要人證,接下來,聚華天星的人很有可能會找到當時初審考核林逸的三個面試官,這三個面試官是誰你還有印象嗎?”宇哲從面向落地窗的方向轉過身來,插著褲袋對陳子恒說道。

  “小K,燈燈,還有C

  us,Jack,派人24小時盯緊他們。”

  “是。”

  “等下,”宇哲說道,“不能用我們公司的人,得找生面孔盯著他們,而且還不能重復只用一個人,這個事情我來吧。”

  “好,宇哲你去辦。”

  陳子恒的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這次,是凌如風。

  ——這個時候,他會說些什么呢?

  陳子恒接聽了電話。

  “陳總,你好。”

  “有事說事,不必客氣。”

  “這件事情是沈韓發動的,策劃人是紀夕,希望對你有用。”凌如風說得言簡意賅。

  “很有用,但是你要確保你說的話是真的。”

  “千真萬確。”

  “很好,謝了。”

  “陳總不必客氣,林逸的事就是我的事。”

  陳子恒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平靜的眼眸下是深埋的暗浪滔天。

  他緩緩說道,“林逸是Pia

  oMuseum的員工,理應是Pia

  oMuseum的事。”

  凌如風微微感覺到有些不妙,莫非——陳子恒對林逸有意思?他把自己和林逸拆散,不光是為了商業利益,還因為私人感情?

  卑鄙!

  “沒什么其他事的話,就這樣吧。”雙方同時掛了電話。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