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萌娘女帝的傳奇人生 > 144我很喜歡你的迷糊樣

144我很喜歡你的迷糊樣

  傍晚時分,天空出現難得一見的落日晚霞,美得讓安婧語站在樂安府看夕陽無限好,再一邊等候鐘離華森回家。

  她等了許久,久到腳都站麻了,眼見夕陽全落入山里。她想他可能還要忙到除夕前夜,不,估計除夕那天就回來和她一起吃年夜飯,就又得回皇宮處理政務。

  康正帝體弱多病,說句不好聽的,能活多久都不知道。

  而鐘離羽才十三歲,還是一個懵懂無知的小孩子,暫時還挑不起大梁。這幾年全靠鐘離華森撐著鐘離王朝,不然鐘離皇族中早有其他子弟搶了皇位。

  說起來她也好久沒見到鐘離羽,自從上個月底京都爆發了疫情,他就被鐘離華森拘在皇宮里,已經一個多月沒出來了,只能每隔幾天和她互通一封信,各自說著自己的生活,以及身邊有趣的事情。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外面有關她的流言蜚語少了很多,月初的時候,鐘離華森捉了很多帶頭鬧事的人,并押到菜市場處決了幾個,才壓住流言蜚語。

  “吁——”鐘離華森騎著白馬停在樂安府門口,早在不遠處他就見到了她的身影,美麗的霞光落在她身上,好似披上一層薄薄的紅紗,那是神圣之光,讓她美得猶如九天玄女下凡了。

  “鐘離——”

  “語兒——”

  安婧語見到他回來了,喜笑眉開,立刻提著裙擺像只蝴蝶飛出去,胭脂色的裙裝隨風飄揚,襯得她嬌艷美麗。

  下臺階時,眼看就到最后一臺階時,她不小心踩到了裙擺,身子一歪,往前倒去——

  她嚇得“啊”了一聲,身體不受控制地往地面倒去,她看著越來越近的地面,她怕得只能閉上眼睛。

  “小主——”而后面跟來的言歡沒來得及拉住她的手。

  “語兒——”本下了馬的鐘離華森,一回頭竟看到她就要跌倒,他急得運用輕功,瞬間移到她面前,終于趕在她倒地前,及時抱住了她。

  “沒事了,語兒。”

  “鐘離……嗚嗚嗚……”好丟人哦,下個臺階都能摔跤。

  安婧語躲進他懷里,不肯把臉露出來。

  感覺到她是害羞了,他扳起她的臉蛋。“乖,我不笑你……笨笨的語兒才可愛,我很喜歡你的迷糊樣。”

  “嗚嗚嗚……我才不是……我不笨……鐘離……我一點也不笨,是不是啊?”被他那么認真看著,尤其是他的那雙狹長又深情的狐貍眼美得勾魂奪魄,她都不敢多看他兩眼。

  “你看你,現在不就是笨笨的嗎?”他刮了刮她的鼻子,語氣帶著寵溺,嘴角上揚,笑容迷人又深情。

  “哇哇哇……你好壞!就會欺負我……嗚嗚嗚……我不跟你玩了……哼!”她嬌嗔地推開他,轉身快步跑回府。

  鐘離華森無奈地搖搖頭,嘴角上揚,帶著幾分寵溺,漫步跟在她身后,可進到大門口時眼前就不見了她的身影,他剛想要找她時,忽然有人出現在他的后面,用手遮住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

  聲音帶著幾分粗獷嘶啞。

  還真是難猜。

  “嗯?是誰了?是男子嗎?”

  “不是!猜名字。”

  “那是誰了?小鄧子?”鐘離華森故意裝出猜錯,可嘴角自信滿滿的笑容出賣了他。

  “他聲音是這樣的嗎?你認真點。”背后的人有些生氣了,差點破了音。

  “衛銘?”

  “不是!”

  “尉遲澈?”

  “不是!”背后那人的聲調越來越高,臨近破音。

  “言歡!”偏偏他玩心大,玩得不亦樂乎。

  “不是——”背后的小人兒終于被惱火了,放下酸疼的雙手。“我不玩了,我的手都酸了,我看你是故意整我的,明知是我,偏偏不說出來!你最壞了!”

  安婧語氣得火冒三丈,從后面走到鐘離華森跟前,對著他怒目圓睜。他身高將近一米九,她才一米七,差了將近一個頭的高度,天知道剛才她雙手舉了那么久,現在手酸疼死了,兩手都抬不起來了,任由雙手耷拉著。

  “你故意欺負我,你最壞了!嗚嗚嗚……我不跟你玩了……”

  本來剛才是她想整他的,結果變成他整自己了。

  寶寶心里苦,但寶寶不說。

  “別啊,你不跟我玩,跟誰玩?你可是要跟我玩一輩子的,你可別忘了。語兒,手疼了?我幫你揉揉。”

  鐘離華森知道自己玩過火了,忙著想辦法補救,只能把她強行抱起來,來一個浪漫的公主抱,從門口一路抱進大廳里。

  “來,我幫你揉揉。”讓她躺在墊著暖呼呼毛毯的羅漢床上,他輕輕拉著她的手臂,偏偏她不樂意,掙扎著。

  “不要你!我不要你啦!你壞死了。”

  “語兒~”他直接給她一個媚眼,趁她看迷了眼,他快速啵唧她的小嘴一口,把她震得一愣一愣的,他很少這么主動。

  “你不想我嗎?我們都兩天沒見了,語兒,我想你,好想好想你……”他忽然來了一波深情告白,還牽著她的玉手,放到嘴邊,下一秒一個甜蜜的吻落在她手背上,又迷得她一愣一愣的。

  “鐘離~”

  “語兒……”他抬起頭,深情款款地看著她,目光溫柔似水,讓她淪陷其中,不能自拔。

  他那張俊美無雙的臉龐多了幾分成熟和滄桑,看得她很是心疼。這幾日他忙著朝中大事,只有四五個小時的睡覺時間,睡眠不足的痕跡留在了他臉上。

  “這幾日我會待在家陪你,開心嗎?”

  “嗯,開心。”她依偎在他溫暖的懷里,他知道她向來懂事,不會吵著鬧著要他陪她,或者耍脾氣出去玩,所以他才沒有什么顧慮,只安心忙著解決朝中大事,讓尉遲澈照顧著她。

  明日就是除夕了,怎么也要陪著她過這個新年。沈歷風不在她身邊,最熟悉的蕭翊也不在身邊,她一定很無助很孤單的吧!一個異世之魂,對鐘離國的歸屬感還不強,就算有言歡和安越幾人在身邊,還是不夠讓她感到安心。

  “鐘離,蕭郎不能趕回來嗎?”她忍不住開了口,蕭翊離開后,她才發現自己那么愛他,那么想他,恨不得飛到他身邊。

  這個男人在她第一次偷溜出去玩的那晚闖進屋里,一開口就說她是什么天女,要造福百姓,以及說出自己是異世之魂的來歷,嚇得她當時都想打死他,來個毀尸滅跡了。

  “抱歉,他沒辦法趕回來,冬日馬車難走。最快也要一月底或者二月份才能回來,等南方疫情防治有了效果,穩定后返回京都。”

  鐘離華森知道她擔心蕭翊,卻不能說謊騙她,他也想讓蕭翊快點回來,可惜交通工具太落后了,在滿是風雪的路上寸步難行。

  “嗯,我知道了。那他現在情況到底如何?”她只想蕭翊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求他的不敢奢求,怕老天爺給可她一樣東西,就會奪走另一樣,人要知足常樂。

  “他目前情況一般,雖沒有感染疫病,但隊伍里有一位大夫感染了,現在服藥期間,還未康復。語兒,別擔心那么多,他有本事保命,他一定會趕回來的。”

  他不能告訴她,蕭翊幾次遭遇刺殺之事,萬萬不能讓她知道,免得她更加擔心。

  疫情期間,全國各地爆發,幸虧防疫措施準備充足,且有了救治藥方,疫情控制得當,漸漸地讓人們看到了希望。

  京都從十一月底的一例到十二月底的上百例,控制住了苗頭,新年期間所有人都躲在家里,家中一旦有人高熱咳嗽的癥狀,就會去官府報備一下,不出半個時辰立刻會有大夫上門給病人檢查身體,發現有可疑病例,就會把病人送到專門收治可疑病例的隔離所治病,人們也放心許多。

  眾志成城,同心協力。

  除夕之夜——

  家家戶戶掛紅燈籠,門聯貼了紅艷艷的對聯。一起過一個喜慶團圓年,雖有疫情的影響,不能隨意出門探親和

  “小主,要守夜嗎?”言歡看著安婧語躺在羅漢床上,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

  才剛天黑不久,還有四個時辰才到大年初一。

  “要啊,除夕之夜,不守夜怎行?我就是有點困了。”平時她都是早早入睡,今晚忍不住打起瞌睡了。

  鐘離華森沐浴更衣,換了一身的新衣裳回來,正紅色的圓領袍,像個新郎官,人也精神了許多,這兩日有了她的滋潤,他全身散發著光彩,

  “累了便睡,別苦了自己。”他知道熬夜很辛苦,他不希望她這樣做。再說了,抱著她睡覺才是一件美事,他才不管除夕夜守不守夜。

  他坐在她身旁,拿些炒熟的瓜子,親自剝出瓜仁喂給她吃。

  “姐——”安越穿上新衣服,興高采烈沖進大廳里。看到鐘離華森在,他有些不開心,笑容凝固:“姐夫。”

  “嗯。”鐘離華森

  “我衣裳好看嗎?”他臭美地站在她面前,還原地轉了一圈。青色的圓領袍,紅色的腰帶,黑色的鹿皮長靴。全部都是新的,給人新。格外的好看。

  “好看!我弟弟穿什么都好看。”安婧語坐直身體,臉上懶洋洋的表情也換上認真喜悅的。

  她身邊有鐘離華森和尉遲澈,還有言歡和衛銘,可他身邊就只有她一個姐姐,所以對于他的事,她很在乎和重視,包括他的心理健康,她會很認真對待他,絕不敷衍。

  “來,坐我這邊。”

  “嗯,姐,我想吃水煮花生。”他打蛇隨棍上。

  “我給你剝。”她一點也不嫌他麻煩,從炕桌上拿了幾顆帶殼的鹽水花生,慢慢剝著,剝了第一顆就塞進他嘴里。

  “真好吃,姐,你也吃。”他享受著她的投喂,格外的開心,尤其是當看到鐘離華森臭臭的臉。

  他拿了一顆花生,快速剝了殼,取了一粒花生仁喂給她吃。“好吃嗎?”

  “嗯,好吃,只要是你喂的都好吃。”安婧語覺得自己這段時間并沒把安越養歪,剛才她給他剝了花生仁,親自喂給他吃,在她還沒開口前,他就主動給自己剝了花生仁,還喂她吃。

  她怎么做,他也學得十足十的樣子。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