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異界搞5G > 第三十章 殺意

第三十章 殺意

  經過一系列探討,兩國終于簽訂了和平共處的戰略協議。

  只是代價有些大。

  大到,今天的宴會,蠻國幾位使者依舊愁眉苦臉。唯一的安慰可能就是能夠看看劉夢到底是何方神圣。

  蠻國使者一行四人,從宴會開始就不停在大殿里尋找。只是,怎么找,也沒有找到和畫卷相似的人。他們也不好問問,這劉夢到底是誰?位置在哪?

  若是以前,他們還敢頤指氣使的問問,毫不客氣的吼一句,誰是劉夢,出來給我們見見。

  但是現在他們不敢。

  周圍再也沒有以往的畏懼和討好,這是他們最難受的一次出使。大夏畢竟還是保持著大國的禮儀,沒有對他們抱有強烈的敵意。以往,大夏出使蠻國,他們可沒有好臉色。

  嘲笑,諷刺,看不起……好像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他們前方死亡的戰士。可能他們忘了,他們是侵略。

  他們不是一直處于低人一等的位置,而是從高處跌落,所以他們更加的難受,難受的如坐針氈。他們在大殿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見一見那個讓他們鎩羽而歸。

  托基雅忍不住問道:“到底哪位是劉夢大人?”

  “劉夢,他才不會來參加這種宴席,他也沒有資格。他又不是我大夏的官員,當然不會來。”

  “他不是嗎?”

  “不是。“

  這一下,四人驚訝了。劉夢竟然不是大夏的官員,這夏帝是瘋了嗎?

  這樣的人才還不拉攏。

  “可是他不是駙馬嗎?”

  “還沒有成婚呢。”

  四人臉色一喜,這樣的話,他們是不是有機會拉攏劉夢。

  想到這里,幾人又開心起來。如果把劉夢拉攏到手,那以他的實力,再次稱霸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宴會結束,四人并沒有立馬回去,而是來到劉府,幾人沒有隱藏自己的行蹤,他們壓根就不打算隱藏,就算拉攏不成功,也要讓兩人心生間隙。其實按照他們的想法,沒有那么容易進入劉府。卻沒有想到劉夢直接讓四人進去。

  四人納悶了,難不成,劉夢早有叛逃的心。

  也是,這樣的豐功偉績,就是封為異姓王也不為過。但是在大夏,他可曾加官進爵?

  沒有!

  竟然還只是一個商人。

  一個地位最低的商人。

  看來夏帝和這位奇人,早已經心生間隙。

  滿心歡喜的進去,見到劉夢,幾人有一種失神。實在是形象和想象中差的太遠了。蠻國的審美更加狂野,他們更加喜歡健碩狂野的人。雖然現在科技已經初露崢嶸,但還是以人為主。

  只要沒有坦克,原子彈這種殺傷力巨大的武器。

  人終究是占據決定性的因素。

  一個健碩敏捷的人,無論是冷兵器還是熱兵器都是絕對的王者。

  一個面容清秀,身體羸弱的人,可以輕易打敗比自己高大威猛的人,那種情況,只存在小說中。

  現實中,只有在絕對武器不對等的情況,前者才會勝利。

  劉夢在他們看來太過羸弱了,和他們影像中的強者完全不是一回事。被這樣的人打敗,他們心中失望更甚。

  劉夢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了失落,但是他并不在意,招呼幾人坐下后說道:“幾位喝飲料,還是茶?”

  “飲料。”

  “好。”

  將飲料放下。

  劉夢道:“我知道幾位來是什么想法。其實我也有想法和貴國合作。”

  幾人面色一喜。

  劉夢接著道:“我說的合作和你們想的可不一樣。這幾張是明天的發布會門票,你們看過之后,我們再談談。”

  “我們會去看的。”

  送走幾人,旁邊的小廝問道:“少爺,你這和蠻國使者私下往來被陛下知道了可不好啊。”

  “放心,陛下知道這事。這可是好事,一旦他們同意合作,以后還不被我們牽著鼻子走,以后就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小路啊,你知道,征服一個國家如何最快。”

  “偷襲。“

  “錯,是文化入侵。當他們的吃穿用度,用的都是我們的,一旦我們斷貨,你知道會怎么樣嗎?”

  “他們會生不如死。一旦他們國內的年輕一輩都認同我們,我們這里成為他們心目中的圣地,他們會向往到這邊來。人才不斷的流逝,你覺得他們還能起來嗎。一個國家沒有自己的信仰,你覺得他們還能崛起嗎?”

  “小路啊,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一個國家的人不斷認可其他國家,對自己國家的東西不予支持,不予包容。終究會變成他人之國。”

  “算了,回去睡覺,我明天還要開發布會。臉上可不能起痘。”

  小路愣了愣,關上了房門。

  與此同時,一個人撥通了夏帝的電話。

  “喂,陛下,果然那四人找了劉駙馬。”

  “待了多長時間。”

  “半個時辰。劉大人說讓他們明天先看發布會,再談合作。”

  “好,我知道了。”

  放下電話,夏帝對著面前的老者問道:“老師,如何看到這件事情。”

  “此子的話,你相信嗎?”

  “不太相信。只是我又沒有想出那里不對。”

  “陛下我從小就跟你說,要多留一個心眼。此事最大的破綻,就在于,劉夢這個人什么都不要。一個人不愛財,不愛權。你覺得這個人正常嗎。不圖小利必有大謀啊。”

  “那,難道我們就不和蠻國合作了。”

  “合作,當然合作,不過合作的人不是他,而是我們。劉夢這樣的功臣,你殺必定會引來非議,現在他名聲正盛,殺了他對我們沒有好處,但若是他死在敵人的手里呢。”

  “老師的意思是,借助蠻國之手,殺了他。可是……”

  “陛下,心軟可做不成大事。”

  “我知道,只是,現在殺了他的話,我們大夏何時才能再出這樣的人才。”

  “陛下,守不住的人才就不再是人才,而是禍害。”

  “我明白了。老師你先走一步,他隨后就會隨你而去的。”

  王瑋現在才明白,陛下早已經有了殺人意。只是這事,不能通過陛下的嘴里說出來。

  “哎,可惜啊。”

  夏帝,一邊往外走,一邊嘆息。

  不知道是嘆息劉夢,還是嘆息他的老師。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