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當皇后是個技術活 > 第六十五章 再入陷阱

第六十五章 再入陷阱

  宋亦楓雖然有時候大大咧咧,缺根筋,但也并非傻子,見鳳輕狂這又惱又無奈的模樣,很快便反應過來。

  “都怪我,說話沒經過大腦,唉……我、我這就去跟她解釋。”

  “不用去了。”慕連城走了過來,及時制止宋亦楓再去犯傻,“讓她一個人冷靜一下吧。”

  鳳輕狂頷首道:“是啊,五公主臉皮薄,你追過去她只會更加難堪。”

  宋亦楓心里愧疚,沒再多待,不多久便走了。

  見鳳輕狂蹙著蛾眉不說話,慕連城以為她在自責,開口遂勸慰:“是宋亦楓那小子口不擇言,惹得紫顏傷心,跟你沒關系。”

  “歸根結底,還是怪我自作主張,把她和宋亦楓單獨留在了花園,你說得對,我應該事先跟你說一聲的。”鳳輕狂此時恨不得砸自己幾棒槌。

  “對了,五公主額上的胎記,就不能去除,或者想辦法掩蓋嗎?”

  慕連城搖頭答道:“胎記是沒辦法去除的,以前什么辦法都試過了,可就是無法蓋住,所以現在只能用頭發遮擋。”

  “紫顏從小就對與容貌相關的話題很敏感,每天都要因為那塊胎記傷心半天,從小時候起,我和母后怕她傷心,都不敢勸她,她越是表現得開朗,其實心靈就越是脆弱。”

  鳳輕狂不由暗自嘆氣,真是可惜了,慕紫顏本是美人胚子,若沒有額角的那塊胎記,定然是個傾國傾城的絕色佳人。

  自從天牢出來后,鳳輕狂在國公府就過上了寧靜的生活,林氏每天除了打理內府的事務之外,基本上不怎么出來晃悠,即使偶爾與鳳輕狂遇上,也是極為客氣。

  而且林氏還以補身子為由,每天吩咐廚房燉好補品送到鳳輕狂院里,又殷勤地給她置辦了好些衣裳和首飾,簡直就像是個慈母。

  林氏最近變得太好了,好到鳳輕狂心里發慌,因為越是如此,她便越是預感到林氏在醞釀什么大陰謀。

  這天又是十五,入夜之后鳳輕狂就來到林氏的寢院外面蹲點,林氏若有陰謀的話,肯定會跟賀蘭弛說,她跟過去偷聽,若能聽到些什么,便可提前做好應對之策。

  快到子時的時候,林氏果然像往常一樣,披著黑色披風偷摸摸走出,自后門離府。

  穿過門前的街道后,上了一輛馬車揚長而去。

  這次鳳輕狂早有準備,趕緊跑到轉角處牽了綁在樹上的馬,縱馬疾追。

  最后還是到了城東,見前面的馬車停了,鳳輕狂也翻身下來,徒步尾隨上去。

  拐進一條小巷,轉了還幾個彎后,林氏進了一座僻靜的宅院,路線和地點都跟以前相同。

  鳳輕狂心道:“本來以為這兩人會換個地方呢,沒想到還敢在這里幽會,這膽子是真的大!”

  隨后翻身入得院墻,輕手輕腳地朝那唯一亮著燈的房間走去。

  不料,這時“嗖嗖嗖”的幾聲響,五六個黑衣人從分別從四周的屋頂跳下,紛紛拔刀在手,快速圍了上來。

  臥槽!

  居然是陷阱!

  鳳輕狂恨不得扇自己兩耳光。

  這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這回恐怕是死定了。

  正面沖來的兩人揮刀劈來,鳳輕狂自知躲閃不了,只閉上眼睛等死,不料千鈞一發之際,兩柄突然短刀自院門的方向飛來,兩個黑衣人幾乎同時砰然倒地。

  鳳輕狂再睜眼一瞧,三個人影運輕功飛奔而入,轉眼間便到身前。

  “是你?”月色下,鳳輕狂看清身旁人的臉,頓時大喜過望。

  “先離開這里。”對方立刻牽住她的手,沖出黑衣人的包圍,直奔院外,跑進了深長的巷子之中。

  “他們兩個能對付得了四五個人嗎?”鳳輕狂一邊跑,一邊擔憂地問道。

  對方卻沒有回答,拉著她跑出巷子之后,將她攔腰一抱,再扔到馬背上,疾馳而去。

  跑了好長一段距離之后才停下。

  鳳輕狂落地后趴著吐了好一陣。

  “咳咳咳……顛死我了……慕連城,你想搞謀殺啊?”

  慕連城上來便往她額頭上敲了一記,惱道:“謀殺?本宮真想讓你直接被那幾個黑衣人砍了算了,省得日后再為你操心。”

  “那你方才又救我?”鳳輕狂咧嘴一笑,雖然看不太清慕連城的表情,但想來應該不太好看。

  隨即,她直起腰來,斂衽為禮,鞠了一躬,笑嘻嘻地說:“多虧太子殿下出手相救,小女子在此拜謝啦。”

  剛剛脫險,這就能笑得沒心沒肺,女兒家像這丫頭這般膽大妄為的,這世上也怕是難找了吧?

  慕連城默然嘆氣,想再罵她一頓,但話到了嘴邊,卻愣是沒出口。

  “你們怎么會忽然出現呢?”鳳輕狂好奇地問道。

  慕連城傲然道:“只許你跟蹤林氏,就不許本宮跟蹤賀蘭弛了嗎?”

  “原來你們是跟著賀蘭弛來的?”

  “不錯,本來我是想看看賀蘭弛跟林氏又有什么陰謀詭計,但到了宅院外面,發現里面靜得出奇,很不對勁,所以沒有進去,而是躲在外面觀察動靜,后來見你跟來才明白,原來是林氏和賀蘭弛想將你引過來除掉。”

  說到這個,鳳輕狂登時又怒又窘,低著頭呢喃:“林氏變聰明了,我以后得多長幾個心眼才行。”

  難怪那兩人今晚會回到這座宅院來,不就是為了方便動手嗎?她當時怎么就一點都沒起疑呢?

  慕連城勾勾嘴角,毫不留情地潑過去一桶涼水:“依本宮看,不是對手變聰明了,而是鳳三姑娘你變笨了才對吧?”

  “你,你說誰笨呢?”鳳輕狂鼓起腮幫子,氣呼呼地瞪著他,如果眼神能變作刀子,現在慕連城已經千瘡百孔了。

  慕連城抱著雙臂,好整以暇地注視著鳳輕狂,就等著看她炸毛時的樣子。

  不料,鳳輕狂橫了他兩眼后,徑自扭頭走了。

  “哼,念在你對本姑娘有恩,我不跟你計較。”

  慕連城快步跟上去,嘴角掛著似有若無的笑意,試探著問:“你生氣了?真生氣了?”

  鳳輕狂把頭扭向另一邊,嘴里咕噥著些甚么。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這個笨姑娘回家的路還是記得的,不敢勞煩殿下。”鳳輕狂的話里明顯夾著不悅。

  慕連城嘆了一口氣,直接將她拽住。

  “好了,別孩子氣了,你要不肯聽話,我就來硬的了。”聲音溫柔得像是在哄小孩一般。

  “你要怎樣?”

  “就像方才那樣。”

  方才掛在馬背上不過一盞茶的工夫,鳳輕狂便覺渾身都快散架、五臟六腑快蹦出來了似的,可不想再來一次,連忙擺擺手:“走吧走吧。”

  兩人騎馬回到國公府外,鳳輕狂利落地跳下馬,正要翻墻回去時,慕連城突然拉住她。

  “輕狂,你雖然善于跟蹤,但畢竟不會武功,往后不要再冒險,單獨行動了,有什么事可以到太子府找我,倘若我不在,直接找大游二游他們,身邊有個人跟著,我也好放心。”

  “可是……”可是我不想再麻煩你。

  鳳輕狂頓了頓,又想,反正賀蘭弛與皇后之死脫不了干系,慕連城左右都是不會置身事外的,不如跟他合作,還能事半功倍。

  “好吧,那以后你要是得到什么消息,跟我說一聲,我想跟你一起查出那個與賀蘭弛有勾結的人,可以嗎?”

  慕連城思忖了片刻,點點頭。

  鳳輕狂欣然一笑,說:“多謝你送我回來,趕緊回去吧。”

  “你進去我再走。”

  “這次我想看你先走。”鳳輕狂呵呵笑道,其實是她懷里揣了最近順的一件寶貝,想拿到暗市去倒賣,不好讓太子殿下知道了。

  慕連城怎么可能看不見她那雙明眸中狡黠的光芒,在城東那邊時,他就已發現她懷里藏著東西,這丫頭經常拿盜來的寶物去倒賣,還以為是什么大秘密,殊不知他都一清二楚,只是不戳穿而已。

  “那好吧,你回去早些休息,本宮走了,改日來找你。”

  很快身影就隨著馬蹄聲漸遠爾湮沒在夜色中。

  鳳輕狂嘿然一笑,把腰間的夜光杯拿出來,掌心立即傳來冰冰涼涼的觸感,她將杯子放到嘴邊親了一口,心想,這寶貝不是凡品,至少能賣個四五千兩,又是一筆不菲的收入啊!

  歡歡喜喜地收回去,邁步就要走。

  豈料“嘎吱”一聲,身后竟有人開門!

  鳳輕狂連忙閃身躲到樹后,隨即探出半個頭望向門那邊,只見月夜中一道倩影緩緩走出。

  顯然是個女子。

  咦?這個時間除了她和林氏,居然還有人偷摸出府?

  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鳳輕狂小心地跟了上去。

  一路跟著轉過兩個街角,在岔路口的榕樹下,又有一個人影走出,聽得那人喊道:“云兒!”

  云兒?

  鳳輕狂心下一驚,難道是鳳輕云?怪不得看身影那么眼熟呢!

  可是鳳輕云為什么要深更半夜出來跟一個男子見面?這男子又是誰呢?

  為了聽得更清楚一點,她又挪近了幾步,終于清楚聽見鳳輕云說:“玉書,讓你久等了。”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