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時代巨頭 > 第十五章西直門大街135號

第十五章西直門大街135號

  回到桃花賓館,蘆青等人不在。

  看來,第一次來到京城,他們也是好奇得很。

  陳浮在房間的黃頁上查找能滿足自己預期的飯店和聯系電話。

  翻查的時候,陳浮也想到了馬云。

  他1995年創辦過一個叫“中國黃頁”的網站,收集很多企業的信息,甚至還是中英雙語版。

  陳浮不知道賓館這本印制出來的黃頁是不是和他有關系。

  但是,1999年的馬云和柳強東都迎來巨變。

  陳浮一開始想著去全聚德。轉念一想,即使晚上閱兵式以及結束,那周邊交通也不太方便。

  等翻到莫斯科餐廳,他就覺得眼前廣亮閃閃。

  就是它了!

  莫斯科餐廳,人們習慣稱為“老莫”,在西直門大街135號。

  這餐廳,上一世中,陳浮受《血色浪漫》的影響,一直想來體驗一下。只是,后來即便是來到京城讀書和工作,也從沒來過。

  這還像是個情結。

  陳浮知道這個餐廳節假日比較火,去這里吃飯是要提前預定的。

  于是,按照黃頁上的電話打過去訂了兩桌。

  這才給柳強東打過去。

  那邊占線。

  打到第四遍的時候,終于接通。

  “您是哪位啊?”

  “柳總,我是陳浮。”

  “哦,陳兄弟啊。手機已經用上了啊。”

  “是的。買手機還送手機號。挺方便的。”

  “我這邊還是挺忙的,拿貨的人比較多。咱們長話短說。”

  “我訂了西直門大街135號,桌位號072。”

  “啊呀,老弟啊。路邊攤就行,不用這么破費的。”

  “難得和柳兄相識。這頓我來安排。”

  “老弟這是哪里話啊。我是東道主,我來請。不過,老莫真是有點奢侈。這要賣幾天的光盤的才吃得起。”

  “您就別客氣了。第一次吃飯,為未來留個記憶。老莫還是挺適合。”

  “這樣子啊。有道理。那就老莫吧。我們少吃點就可以。晚上見,我這邊還有人要貨。”

  還沒等陳浮說完,那邊電話已經掛斷。

  實際做事的人,總會少了客套,什么都直來直往。

  上一世,陳浮做副總的時候,天南地北的人都接觸過,還是比較喜歡有一說一,非常討厭彎彎繞。

  給柳強東打完,他有給黃枝丫打。

  黃枝丫家庭條件不錯,從大一開始就有手機。

  聽是陳浮打來,她非常高興。

  陳浮交完定金出去的時候,她本來就想晚上約陳浮一聚,聊聊雅思培訓方面的事情。

  沒想到,陳浮卻是先給她打電話。

  陳浮告訴她晚上定的是老莫,并讓她叫上蘇思源。

  在京城學外語的,大概沒有不知道老莫的。

  黃枝丫連路線都門清。

  蘆青他們幾個回到賓館的時候,已經是四點多了。幾個人看完閱兵式,活力不減。甚至,閱兵式上看到越來越強的武器,還增添了不少精力。

  于是,吃了點簡餐,沿著元大都遺址一路向東,直到過了花家地,看到了滿地的莊稼,才原路返回。

  這一路上雖沒什么風景,甚至連高樓大廈也少見,但是,京城的味道還是獨特,沒有一個人感到失望。

  陳浮告訴他們晚上去老莫。

  他們的反應就不一樣了。

  大家畢竟來自齊魯沿海的邊緣城市。在咨詢和傳媒不發達的年代,沒聽說過老莫再正常不過了。

  陳浮就把老莫的情況簡要說了一下。

  “不對啊,陳浮。你沒來過京城,怎么對京城這么熟?還知道有這樣的餐廳?”

  木易傲問道。

  伊人兮也說她很不解,能不能修補一下空白。

  “這個嘛。大家知道我愛看書,看得書也比較雜,照貓畫虎,跟著書本描述。”

  也只能這樣解釋,總不能說我上一世在京城已經生活十幾年了吧。

  那樣的話,晚上大家都會被嚇得睡不著。睡著的也會做噩夢,大喊見鬼。

  對老莫的好奇,很快戰勝對陳浮的好奇。

  大家稍微收拾了一下,全部出發。

  這里離老莫直線距離不遠,交通卻不方便,倒兩次公交車,還要換乘地鐵。

  等到他們來到這老莫,已經接近六點。

  老莫建成于1954年,歷經65年的風雨。

  陳浮他們往那一站,抬頭仰望,這建筑本身就透露著莊嚴感。

  莫斯科西餐廳

  РЕСТОРАН МОСКВА

  餐廳門口的服務員穿著布拉吉,腰上罩著純白小圍裙。看到他們到來,微微彎腰,眼眸含笑,纖手微側,輕輕說了句:“諸位里面請!”

  這個年代,老莫已經改變很多。

  當初成立之時,這里門口都是武警執勤,出入的是蘇聯專家和中外政要,未經批準,普通人要想進來是不可能的。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特權已經成為過去。

  這里仿佛就是搬過來的蘇俄宮殿,高達七米的屋頂,鍍金的巨型吊燈,巍然而立的青銅柱子,震撼!

  陳浮又想到了《人民日報》上那段文字:“大餐廳墻上掛著巨幅克里姆林宮油畫,油畫前有綠色的噴泉。餐廳四壁是嫩綠色大理石,明亮的大玻璃長窗上,垂著白色喬其紗和銀灰色天鵝絨的窗簾。餐廳頂上是松枝、松果和雪花組成的石膏花飾。廳中間四根柱子上,包著銅片攢成的生氣勃勃的鳥獸。”

  當然,逐漸的平民化還是帶來不小的變革,比如當初的銀質餐具已經換成常見的刀叉碗盤,服務員和廚師基本上本土化等等。

  陳浮他們人數比較多,就讓曹老大和蘆青等人一桌。

  他這邊和柳強東、蘇思源、黃枝丫一桌。

  這兩桌相隔也不遠。

  蘇思源和黃枝丫在他們落座不久,也到了。

  柳強東趕到的時候卻是接近七點。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風塵仆仆。

  他這次沒有挎包,背上卻有個鼓鼓囊囊的黑色大包。

  陳浮心想,他該不會在老莫賣光碟吧。

  還真不出所料,給柳強東介紹完蘇思源和黃枝丫之后,他就問兩位姑娘喜歡不喜歡看電影電視劇。

  華清大學的學生再優秀,也總歸是凡人,忙里偷閑,也會看看放松一下。

  尤其,今年還有新版的《雪山飛狐》。

  男人向往古裝里的美女,女人向往古裝里的大俠。

  所以古裝影視給了男人女人一個契合點。

  金庸先生的武俠系列更是把這個契合點打造的完美無敵。

  兩個華清大學的高才,在柳強東的強烈推薦下,還是自掏腰包買了幾個光碟。

  當知道陳浮還有幾個同學在另外一桌,柳強東還要過去認識一下。

  陳浮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柳強東真是個不拘小節的銷售。

  這可是人民大學畢業的,起步階段做起事來,親力親為,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陳浮更多地是被這創業精神感動。

  像他這樣,陳浮還真沒有做到。

  等雅思培訓創辦起來,他覺得他也該拿著宣傳頁,站在街邊路口,遞給來來往往的路人。哪怕有些人接過來,隨即扔到垃圾桶。

  陳浮同學這桌更讓柳強東驚喜萬分,竟然賣出了六十多張。

  柳強東不停說陳浮真是他的福星。

  柳強東還想向其他人推介,卻被陳浮拉住了。

  在老莫,不能把所有人當成顧客。

  這是陳浮的想法。

  大家做好,開始點菜。

  柳強東說他吃個面包,點個小菜就行。

  兩個華清大學的美女相互看了看,覺得這人真有點古怪。

  不過,她們不知道這個古怪的人以后還真是娶了華清大學外語系的美女為妻。

  她就是有名的咖啡妹。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