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時代巨頭 > 第十七章唱一首十年后的歌

第十七章唱一首十年后的歌

  陳浮本來還想再聊聊,柳強東的手機響了。

  他接了電話,說有老客戶等著拿貨,得趕回去。

  陳浮說這都九點多了,回到那里都快十點了,是不是太晚了,可以讓他明天拿呀,反正還是老客戶。

  柳強東不同意,還說在創業階段,就得盡最大努力滿足客戶的合理要求。這個階段享受安逸,還為時過早。

  他就又背起不再鼓囊的包。

  陳浮送他到門口,順便讓他留意中關村電腦城的二手電腦,看看能不能搞到至少六七成新的。

  這個時期電腦屬于奢侈品,一般人不用到破舊不堪,是不會淘汰的。

  但是,這里是京城,名商巨賈,達官貴人聚集的地方,一切都有可能。

  陳浮告訴柳強東,如果能搞到這樣的電腦,他至少每年可以從柳強東這里拿上萬張光碟。

  陳浮知道在海濱市網吧的黃金期很快就會到來,并且能持續大約四五年的時間。

  就學生群體而言,足夠支持這個時間區間保持生意輝煌。

  柳強東欣然答應。

  黃枝丫和蘇思源已經與曹老大等人混熟。

  大家都是英語專業,又是同齡人,溝通起來相對容易。

  只有徐青萍看似有點孤單,但是,還是面帶微笑聽他們聊天。

  陳浮本來想說天色已晚,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黃枝丫卻不同意。

  她說陳浮給她帶來第一單大額生意,還吸納她為合伙人,她現在在京城算是東道主,怎么也得表示一下。

  陳浮說:“來日方長,可以以后補著。多補幾次都行。”

  “那可不行。擇日不如撞日,欠人家的我晚上睡不安心,就今晚。”

  “大小姐,這都幾點了。”

  “這也沒幾點啊,京城的夜生活還沒開始呢。”

  “這個時候,還有夜生活啊?”

  黃枝丫的話讓陳浮他們挺吃驚,蘇思源除外。

  在齊魯之地,這個點飯店都快關門了,街頭行人也很稀少。尤其,現在都快是深秋了。

  “我們去唱歌吧。好久沒唱了,難得新認識了這么多朋友。”

  黃枝丫說。

  “唱歌?”

  這句話讓人更吃驚。他們覺得找個小攤吃點東西還是有可能,竟然還去唱歌。

  “對啊,唱卡拉OK。要不去迪廳也行。”

  卡拉OK和迪廳他們也只是在港臺劇里見過,在海濱市還沒見過。

  其實,論起娛樂行業在京城的發展,卡拉OK還是挺早,在20世九十年代早期,還輝煌過一陣。只是,由于消費較高,屢見報端,批評聲音甚多,從1998年開始,京城的卡拉OK七八成已經關張;剩下的大多數又是半死不活。

  當然,生意好的也有,比如天上人間,這時如火如荼。

  唱歌大家還都湊合,蹦迪包括陳浮在內的師院幫都不行。

  于是,大家最終決定去唱歌。

  1999年,京城還沒有量販式。

  第一家量販式麥樂迪進駐京城還得等到千禧年,隨后就是錢柜,再然后,就是雨后春筍,蓬勃而起。

  黃枝丫找的這家還不錯,就在五道口,離華清大學步行二十多分鐘的樣子。

  關鍵是這里可以營業到凌晨三點鐘。

  這是需要特批的。

  而且,由于黃枝丫和這家老板很熟,還破天荒地搞到了個小包間,不必像此時的大眾唱歌基本上在大廳。

  當然,這小包間是有最低消費。

  從十點多凌晨三點,這五個小時,每人不低于60元。

  這已經是最低價。

  而且,黃枝丫給老板明確過不需要服務生和陪侍。

  伊人兮問什么是陪侍。

  黃枝丫捂嘴直樂。

  蘆青說就是比如給陳浮找個衣著不整的姑娘陪著唱歌喝酒。

  伊人兮臉一紅,吐了吐舌頭。

  這資本主義的消費方式還真是不同。

  “師院派”除陳浮之外,都還沒進過歌廳,也知不道怎么操作。黃枝丫和蘇思源打頭陣。

  其實,當副總時的陳浮雖然常常陪客人或者朋友進出娛樂場所,這個年代的點歌機他也不大會用。

  幸好大家年輕,學東西速度快,黃枝丫演示兩邊,基本都掌握了操作要領。

  歌單上曲目卻不多,大多是1999年以前的歌曲,也算是老歌。

  這樣也好,最起碼大家都很熟。

  只有陳浮頭上有點冒汗,他現在熟記的歌曲名字和旋律都是2010年以后的,也就是十年以后才出現的歌曲。

  黃枝丫唱了首My Heart Will Go On。

  這川妹子唱起歌來,又是另一番風味,雖不是天籟之音,也可以直追席琳﹒迪翁。

  蘇思源唱了首鄧麗君的《小城故事》,婉轉悅耳,齊魯姑娘剎那間成了江南甜妹。

  曹老大竟然唱了首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為“師院”派開場。

  陳浮他們在學校見得更多是曹老大表演武術,哪曾想一開口驚了四座,還帶著大家一起跟著哼唱。

  這一點估計又加了點分。能歌善舞的木易傲在曹老大唱完時,主動拿起面前的一朵花獻給他。

  徐青萍另辟蹊徑,沒唱歌,也沒跳舞,而是給大家說書,書名就是大家熟悉的《隋唐演義》。

  這可不是一般的說書。她模仿單田芳先生聲音!

  陳浮很想說一句,你怎么這么有才呢!

  她聲音上惟妙惟肖,插科打諢的有些動作還很到位,讓人擊節贊嘆。

  蘆青自然不會放過表現的機會,不僅帶頭喝彩,在徐青萍說完,早早端了一杯水,在那里候著。

  相處時間雖不長,徐青萍自然明白他的心意。

  接下來到了陳浮。

  他還以為自己是最后一個,當個壓軸。

  他拿起麥克的時候,還沒想好要唱什么。

  他會唱又能唱好的太少。

  以前陪客戶到KTV唱歌時段,也就是他最局促的時候。

  “學長,不要緊張呀。哈哈”蘇思源打趣。

  “就是呀,緊張啥,我們這些女生這么可愛,漂亮。”

  黃枝丫繼續調侃。

  “莫急,莫急,我給我們家老陳降降火。”

  伊人兮拿起一塊西瓜遞給陳浮。

  “哈哈,什么時候成你家老陳了?跑到京城,古典美女這么奔放啊!”

  木易傲不怕事大。

  “一直都是啊。今天更是。”

  伊人兮一點也不示弱。

  這時,陳浮決定唱一首《春天里》。

  這首歌十年之后才會在大街小巷傳唱,現在當然連伴奏也沒有。

  陳浮就清唱起來:

  還記得許多年前的春天,那時的我還沒剪去長發

  沒有信用卡沒有她,沒有24小時熱水的家

  可當初的我是那么快樂,雖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在橋下 在田野中,唱著那無人問津的歌謠

  如果有一天 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 在那時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離去,請把我埋在 這春天里

  還記得那些寂寞的春天,那時的我還沒冒起胡須

  沒有情人節 沒有禮物,沒有我那可愛的小公主

  可我覺得一切沒那么糟,雖然我只有對愛的幻想

  在清晨 在夜晚 在風中,唱著那無人問津的歌謠

  也許有一天 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 在那時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離去,請把我埋在 在這春天里 春天里

  凝視著此刻爛漫的春天,依然像那時溫暖的模樣

  我剪去長發留起了胡須,曾經的苦痛都隨風而去

  可我感覺卻是那么悲傷,歲月留給我更深的迷惘

  在這陽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淚忍不住的流淌

  也許有一天 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 在那時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離去,請把我埋在 在這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 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 在這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離去,請把我埋在 在這春天里 春天里

  唱著,陳浮眼前出現了很多畫面,前生今世的都有。

  眼淚不受控制留下來。

  所有人都在抹眼角......

  “好感動啊,歌詞真好!“

  他們這伙人在情緒還沒調整好的時候,有聲音傳來。

  陳浮看時,禁不止喊了出來:“李健!”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很是吃驚。

  “哦,覺得眼熟。要不過來坐下來。這里有你華清大學的校友。”

  “好啊,正想請教一下剛才你唱得歌。我還沒聽過。”

  “哈哈,不值一提。”

  陳浮沒想到他唱汪峰的歌,竟然吸引了李健這個即將橫空出世的大才子。

北京pk10冠军软件 万科地产股票 江西快3走势图2元网 腾讯分分彩手机版下载安装 快乐10分云南前三直 时时彩软件后三 理财平台哪个好 青海快3购买 五分彩后一稳赚公式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2018 360彩票网吉林快3走势 2013年排列5开奖号码 什么叫配资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福彩3d全部图 金融理财 四川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