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時代巨頭 > 第十八章水木華年

第十八章水木華年

  “陳兄,你也會詞曲?”

  李健問。

  “這個我還真不在行。我喜歡華夏詩詞,有些時候瞎哼哼,時間長了就琢磨了適合自己瞎唱的歌曲。實際上,我連簡譜都不懂。”

  “難以置信啊,剛才那首歌歌詞太好了。就是有點滄桑,好像和你年紀不大符合。”

  這個時候,汪峰還在摸爬滾打階段,才華還沒有顯露,好像是藏在深閨人未識。

  李健也是如此。

  他也在迷茫階段。

  作為華清大學的高材生,專業雖然優秀,但是,他發自內心的愛好卻是唱歌。

  他站在人生的岔路口,究竟是像同學一樣捧著鐵飯碗庸庸碌碌,還是沿著內心的向往冒險前進。

  “唐詩宋詞吟盡世間百態,潛移默化,我就多了點內在的憂郁。”

  陳浮如此解釋,不知李健信不信他。

  但是,他覺得李健應該也有這種體會,他是一個愛好古典詩詞的人,而且后來的歌曲中總有淡淡的憂傷。

  果然,李健看了看他,稱贊說:“陳兄,對詩歌不是一般的愛好。”

  “我還行。古典詩詞是國粹,盡力吸收。李兄也是愛詩詞之人,嗓音也好,又懂填詞作曲,能在音樂的路上走得更遠。”

  “哇,想不到啊。陳兄是提前做好準備,在這里等我出現的嗎?對我知之甚多啊!”

  “那倒不是,哈哈。李兄一看就是詩人氣質,說起話來,聲音也是清潔明快。感覺是個走音樂路線的人。”

  “知音之人啊。我本來還在猶豫。陳兄弟這一說,我倒是覺得應該堅持跟著感覺走。”

  ”是啊,像李兄這樣的人堅持初心,路會越來越寬。”

  “堅持初心。陳兄說得太好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初心這個詞。”

  李健說這句話的時候,陳浮覺得臉上被扇了一巴掌似的。這個詞原創可不是他,他只是借用。

  他不用去安慰。就算他不碰上李健,按李健的天分和毅力,出名是遲早的事情。

  借花獻佛。不,盜花獻佛。

  陳浮知道的男歌手很多,喜愛的只有汪峰和李健。

  汪峰的嗓音如千年古鐵,李健的嗓音如貝加爾湖水。

  “李兄,剛踏上音樂之路,何不考慮尋覓一個或幾個從華清大學畢業的同道中人,來個組合?”

  “為什么要組合呢?單個人不行嗎?”

  “華清大學在國人心中是排名第一二的高校,人們的預期是這里的畢業生成為行業的領軍人才。但是,華清大學沒有音樂專業,如果一個人走音樂路線,會很單薄,難以讓人重視。弄個音樂組合,影響力還是大些。”

  這個時候,真人秀節目還比較少,不是科班出身的人很難在音樂這個行業出人頭地。只靠個人單打獨斗,總是希望渺茫。

  “陳兄說法很獨特,可以借鑒一下。不知對組合名字能否給點建議。”

  ''我覺得可以叫木水華年。”

  “很有創意。從符合漢語表達的習慣來講,是不是叫水木華年更合適些?”

  李健這個水木華年一出口,華清大學的黃枝丫和蘇思源眼里都發出了賊亮的光芒。一聽這名字就是要火的姿勢。

  “好,那就水木華年。咱們為這個即將誕生的組合喝一杯。”

  陳浮端起酒杯。

  “對不起啊,諸位。我從來不飲酒,今天也不例外。請大家多見諒!”

  “沒關系。大家都很理解。”

  “那我就用水代酒。我敬大家!”

  李健端起水來,一口干掉。

  陳浮他們喝得還是酒。

  對任何一個追逐夢想的人都應該給予十分的尊重;他很有可能是一條新路的開辟者,有些時候未必成功,這份精神也值得贊揚。

  李健喝完水,要了陳浮等人的聯系方式,就去找他的朋友。

  陳浮本想請他唱一首歌,也作罷,反正以后不愁聽到他的歌聲。

  其他人剛才聽陳浮和李健聊天,感覺挺佩服。甚至曹老大和蘆青也覺得陳浮身上越來越有神秘色彩,對唐詩宋詞如此推崇不說,還很有見地。

  李健這個插曲結束。輪到伊人兮。

  她唱的是蘇運瑩的《時候》。

  獨孤莫看一個真人秀節目時,聽一個叫劉美麟的歌手唱過。這首歌偏國風,發聲和曲調轉和都難度極高。

  當時,劉美麟唱得挺好,讓他非常喜歡這首歌。

  伊人兮做個抱手禮,便開唱:

  斷雨絲綢 手中折扇

  百葉凋香 瑰韻自賞

  入土撈得輕松在

  冥想貴得參差齊......

  唱歌講究開口,開口能吸引人的耳朵,打動人心,后面就是自然流淌。

  從英語歌曲轉到漢語,跨度很大,伊人兮舉重若輕。

  有人唱歌唱得像,那只是模仿。

  有人唱歌唱得好,是因為好聽,還有特殊的韻味,讓人能玩味。

  獨孤莫不是聲樂專家,但是,他很清楚,伊人兮的歌能讓鼓膜上的震顫,引發心靈的共鳴。

  啊 啊 啊

  磕叩請打賞

  伊人兮唱完,又一抱手禮。

  在她唱完后的五六秒,大家都像經受了洗禮一樣。

  掌聲雷動,經久不息。

  但是,陳浮突然覺得心里很惶恐。

  這首歌時間來算,得到2019年才會出現。

  現在伊人兮卻提前二十年唱了。

  她難道也是重生者?

  這不可能啊,她身上可是一點痕跡也沒有啊。

  “這首歌真是太棒了,是原創嗎?”

  陳浮試探著問。

  “不是。我哪里有那么高的天分啊。偶然間聽到的。”

  “還記得是哪里嗎?”

  “就在老家的一個音像店里。”

  “記得歌手是誰嗎?”

  “不記得。陳浮,你怎么對這首歌這么好奇啊?等我回去,給你買回來一盒磁帶,好好研究一下。”

  “不是,就是覺得太好了。這個年代難得聽到這么好的歌曲。”

  其他人也說是。

  接下來其他人再唱,陳浮無心聽了。不管真實的情形如何,他都得弄清楚,究竟是不是有人又回到這個年代。

  這個晚上折騰到很晚,都超過三點了。

  幸好這里是個熱鬧的地方,正規的出租不多,黑車不少。但是,也不漫天要價。

  只是,這個點華清大學早已關了門。陳浮擔心黃蘇二人的安全問題,就帶她門到桃花賓館和幾個女生擠擠。

  回到賓館,覺得非常疲勞,再回到年輕時代,也禁不起連夜的折騰,倒頭就睡。

  不知睡到幾點時,就覺得懷里多了光滑和柔軟的軀體,香氣往鼻子里轉。

  努力睜開眼皮,看到伊人兮正把臉埋在自己的胸口前。

  青春的軀體喚醒了他被壓抑的欲望,雙手緊抱著她,很想翻身把她壓在下面......

北京pk10冠军软件 安徽体彩11选五奖金多少 我在我在线河北快三 河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三期必中 北京赛车app苹果手机 北京时时彩5分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购买平台 江苏快3和值 北京赛车开奖网址 河北快3技巧介绍 088期排列3试机号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12239体彩排列3 体彩十一选五的走势 黑龙江11选五专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