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進化之超越星辰 > 01338 墜毀

01338 墜毀

  “晚霞……你有沒有感覺好像有什么東西在盯著咱們倆?”沈一諾強作鎮定問道。

  蘇晚霞聞言一震,略有些緊張的反問道:“有嗎?”

  沈一諾也不是很確定,但那種被注視的感覺是如此的真切而強烈。

  她甚至開始懷疑她們的飛船已經被入侵了,而且那些看不見的入侵者此時此刻就在駕駛室里默默的看著他們倆。

  “你帶槍了嗎?”沈一諾慢慢轉過身并小聲問道。

  蘇晚霞手慢慢探下去,同時點了點頭道:“有。”

  “那你警戒,我來重啟飛船。”

  “好。”

  ……

  終于回到飛船附近的褚曉明發現飛船已經徹底靜默,此時如果沒有人從內部手動重啟飛船的話,那他就只能被永遠的留在太空里了。

  于是褚曉明又向觀測窗附近移動,希望從那里可以看到沈一諾。

  然而等他小心翼翼的來到觀測窗附近時,卻發現沈一諾早不知去向。

  褚曉明心底有種不好的預感,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正在他考慮要不要繼續向駕駛艙方向移動的時候,太空里忽然“刮起了大風”!

  沒有將固定鎖鎖止的褚曉明瞬間被“吹”出去好幾米。

  要不是他反應足夠快,及時的抓住了飛船外部的固定環,現在可能已經被吹走了。

  可是真空環境里怎么會有“風”呢?

  驚魂未定的褚曉明還沒來得及細想,身體忽然下墜,就好像被地心引力抓住了一樣。飛船也開始急速下墜。

  褚曉明下意識的向腳下看去,結果只看到一片漆黑。

  此時飛船內部的沈一諾和蘇晚霞兩人也遭遇了同樣的情況。

  他們雖然在飛船內部,可那股突如其來的“強風”還是把他們吹的東倒西歪。

  當他們想要爬起來的時候,腳下的地板好想突然充滿了磁力一樣,猛地一扯就把他們重重的“吸附”在地面上。

  短暫的愣神后,一聲轟隆巨響傳來。

  飛船……墜毀了!

  ……

  也不知過了多久。

  蘇晚霞睜開眼的時候隱隱約約能聽到狂風呼嘯的聲音。

  他現在渾身上下都酸疼無比,好像散了架一般。一旁的沈一諾仍昏迷不醒,并且她的頭還受了傷。

  蘇晚霞捂著頭坐起來,發了好一會子呆才突然注意到駕駛艙的特種航天玻璃已經碎掉了,現在外頭的風正不斷的灌進來,吹的人心頭發涼。

  逐漸清醒的蘇晚霞看了看周圍,在發現沈一諾受傷后,他急忙靠過去試探了一下沈一諾的鼻息。

  隨后他松了口氣。

  還好還好,雖然微弱,但沒有大礙。

  將沈一諾扶起來靠在一邊后,蘇晚霞又找來急救箱給沈一諾處理了傷口。

  搞定這些后,他才試探著向駕駛艙外看去。

  此時的飛船是以近三十度角的樣子斜著的,船身損毀程度超過了40%,好在飛船的聚變核心狀態相對穩定,否則他們三人早就灰飛煙滅了。

  三人?

  ‘對了!曉明呢?’蘇晚霞突然記起在飛船墜毀前褚曉明正獨自在外進行太空行走,現在他會在哪?難道摔死了?

  不好的預感逐漸強烈,蘇晚霞急忙向駕駛艙外爬去。

  到了外邊,蘇晚霞剛站直身體就呆住了。

  只見一片廣袤無垠的大地上矗立著一座座半懸空中的十字架一樣的建筑物。

  它們離蘇晚霞很遠,可依然震撼的蘇晚霞說不出話來。

  這是哪?!這是什么地方?

  蘇晚霞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又看向其他方向,結果發現周圍的環境好像都差不多。

  一樣的一眼望不到邊際,一樣的沉寂在一片幽藍色的光中,一樣的令人感到不安的十字架一樣的神秘建筑。

  艱難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后,蘇晚霞拍拍臉,自語道:“別怕別怕!人沒事就好!人沒事就好!”

  自我安慰了一下后,蘇晚霞開始在飛船周圍尋找褚曉明的下落。

  他先從飛船上爬下來,小心的下到地面。

  結果發現這里的地面很奇怪……踩上去的感覺和塑膠跑道有些類似,但明顯的要更加的柔軟富有彈性,甚至在某一瞬間的接觸中,蘇晚霞懷疑這地面是活的。

  那感覺很快就消失了,他深吸一口氣,拿出手槍一邊呼喚褚曉明的名字,一邊開始環繞飛船尋找他的下落。

  “曉明!”

  沒有回應。

  蘇晚霞心里很慌,他握緊了手槍,繼續向前,然后又喊道:“曉明?你聽得到嗎?”

  還是沒有回應。

  飛船周圍有很多損壞脫落的部件,蘇晚霞小心的避開然后繼續向前走。

  然而他越走越絕望,因為飛船的體積并不是很大,他很快就要繞一周了卻還是沒能看到褚曉明的身影。

  就在他幾乎要放棄的時候,一個微弱的聲音忽然從他頭頂傳來。

  “晚……晚霞……我……我在這……”

  蘇晚霞一驚,急忙抬槍瞄準,幸好他沒有過于緊張。

  終于找到奄奄一息的褚曉明后,蘇晚霞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曉明!?!你等等,我這就上去救你!”

  “唔……腰好痛啊……”夾在飛船里的褚曉明異常虛弱,他的頭盔碎了,特制的航天武裝也被擠壓變形。

  蘇晚霞從一側爬到褚曉明附近時才發現憑他雙手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把褚曉明解救出來。

  急的一頭汗的時候,褚曉明提醒道:“飛船里有維修用的外骨骼裝備,你去換上再來救我。”

  “唔?好!好!你堅持住啊!我馬上回來。”

  “嗯……快點……”

  蘇晚霞急忙往回走。

  當他回到駕駛艙的時候,卻發現沈一諾不見了。

  蘇晚霞頭皮一麻,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沈一諾可能已經醒了。

  可是當他呼喊沈一諾的名字的時候,卻沒有收到回應。

  接二連三的麻煩讓蘇晚霞徹底慌了神,他不斷的問自己:‘怎么辦?怎么辦啊?’

  閃爍著燈光的傾斜走廊里,蘇晚霞感到非常無助,他一邊向工具倉移動,一邊繼續呼喊沈一諾的名字。

  可沈一諾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始終沒有給予回應。

  甚至一直到蘇晚霞換上了維修用機械外骨骼回到了褚曉明身邊,沈一諾也沒有現身。

  在解救褚曉明的過程中,蘇晚霞一直很沉默,但他的眼睛還時不時的看向四周,他迫切的想要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但……

  褚曉明傷的很嚴重,他的身體在飛船墜毀的時候幾乎摔碎了。

  能堅持到蘇晚霞來救他已經是奇跡了。

  現在他被放進了全封閉的醫療艙內進行為期一個月的治療修復,這也意味著蘇晚霞可能要獨自一人面對這未知的世界了。

  ……

  墜毀三個小時后。

  把飛船各個艙室搜索了一遍的蘇晚霞依然沒能找到沈一諾。

  最后的希望破滅后,他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駕駛艙里。

  飛船已經在半個小時前完成自我修復,并已經重新啟動,但這艘特種飛船并不具備起飛的能力。

  它從設計之初就是為了完成“回收”計劃。

  所以設計師沒有預想到它會墜落在某個星球的地表……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想逃是不可能了,而且就算飛船能夠起飛,又該往哪逃呢?

  現在唯一慶幸的是這地方的空氣中氧氣含量十分充足,而且似乎沒有白天黑夜之分,重力也和地球差不多。

  蘇晚霞甚至一度懷疑自己已經回到了地球。

  可這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定了。

  這是不可能的……

  他們找到“拯救者”的地方差不多就在地球與火星軌道中間的位置,就算他們全速返航也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然而在蘇晚霞的記憶中,他們從發現異常到墜毀也就幾分鐘的事情而已。

  昏迷的時間雖然很長,可是飛船墜毀的時間要更早。

  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

  墜毀十七個小時后。

  因為有沈一諾的前車之鑒在,現在蘇晚霞根本不敢離開飛船了。

  他鎖閉了所有的出入口,并在駕駛艙建立了簡易的防線。

  剩下的時間里,他就借助遠望鏡觀察周圍的一切。

  可這地方實在有些單調,除了偶爾會有不知道從什么方向吹來的風以外,就只剩下一眼望不到頭的平整大地和那些神秘的半懸空中的十字架外形的巨大建筑。

  或許秘密就在那些離地一百米的建筑里,但蘇晚霞沒打算自己一個人去冒險。他已經把飛船里的物資整理規劃過了。

  就算三人每天敞開了吃,飛船里的物資也足夠支撐他們吃上一整年的。

  所以褚曉明康復期間的這一個月,蘇晚霞還是等得起的。

  唯一的問題是,沈一諾去了哪里?

  回到駕駛艙的蘇晚霞陷入了迷茫。

  從第一天踏進星瀚國際航空航天大學校門的那一天開始,他就知道人類于宇宙不過是滄海一粟,甚至還遠不如滄海一粟。

  因此人類要對宇宙充滿敬畏之心,也應當清楚的意識到作為一名航天人員,要時刻做好犧牲的準備。

  這些年,蘇晚霞大部分時間都在地面工作。

  也就最近這幾年隨著星瀚探索計劃的逐步推進,他才有機會乘坐太空電梯前往空間站一睹太陽系的風采。

  然而太陽系僅僅是銀河系中一個微不足道的恒星系,蘇晚霞非但沒有感覺自己的眼界更加開闊了,反而覺得自己什么也看不清了。

  如今他與褚曉明、沈一諾三人在外太空執行任務中遭遇了不測,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蘇晚霞在腦海中檢索了所有可用的信息,卻發現并無一樣可以切實的解決眼前的問題。

  求救信號已經發出去很久了,但并無回應。

  幽藍色的天空里看不到任何星辰散發的光芒,它始終呈現著略有些壓抑的幽藍色,整個大地也都被它染成了同樣的色調。

  蘇晚霞做了很多假設。

  其中他個人認為最靠譜的情況無外乎兩種。

  第一種,就是他們無意間穿過了蟲洞抵達了宇宙彼岸某個位置的地帶,而不幸中的萬幸是,他們闖入的這個陌生的世界和地球有些類似,所以他們活了下來。

  而這里極有可能存在智慧生命以及相應的文明,那些是遠遠看去有些類似十字架的黑色巨型建筑就是證據。

  當然……具體是與不是,還要等蘇晚霞親自前往探索才行。

  而至于第二種情況可能就比較復雜了。

  蘇晚霞一行三人最初的目的是為了回收“拯救者”,讓英雄回家。

  可定位“拯救者”的過程非常艱難,他們最終決定選取一個大概的方向,通過“一張網”來“打撈拯救者”。

  這個計劃可謂相當的鬼才,事實也證明他們做到了。

  但在回收“拯救者”的過程中,他們遭遇了不測。

  那么這是否與“拯救者”有牽扯呢?

  三艘搭載著核聚變航天引擎的飛船用了一個多月才抵達“拯救者”附近,而“拯救者”只是一個逃生艙,它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是什么力量讓它們出現在這里?這和太陽的“消失”有關嗎?

  想來想去,蘇晚霞都愈發的認為他們會在此地墜毀多半與“拯救者”有關。

  可到底是什么力量呢?逃生艙里又發生過什么呢?

  ……

  “哎……”蘇晚霞深深一嘆,他起身去醫療艙查看了一下褚曉明的身體狀況。

  在納米機器人的努力下,褚曉明康復的很快,他身體受損的地方大都已經修復完成,剩下的事情就全靠他自己了。

  蘇晚霞坐在醫療艙看著閉著眼睛嘴角還掛著一抹神秘微笑的褚曉明不禁一愣,隨后笑罵道:“你丫的,做什么美夢呢?”

  褚曉明當然不會回應他。

  蘇晚霞說完感覺心里痛快多了,他抬起手拍了拍醫療艙道:“兄弟,快點好起來吧。”

  說罷,蘇晚霞就起身往外走,結果一回頭就發現醫療艙外站著一個穿著白衣的鬼一樣的人!

  當時蘇晚霞嚇的都失聲了。

  可當他定睛一看,不禁大喜!

  “一諾姐!?!!”

  醫療艙外的沈一諾神情憔悴,她呆呆的看著沖出來的蘇晚霞,身子一晃,眼一閉,跟著就向后倒去。

  蘇晚霞急忙將她抱住。

  然后蘇晚霞就感覺沈一諾的身體冷的像個冰塊,她的氣息更是微弱到了極致。

  于是蘇晚霞急忙將她抱進醫療室,將她也放進了醫療艙。

  經過診斷,沈一諾的身體并無大礙。

  但是長時間的饑餓和斷水讓她的身體極度虛弱,同時她的腦波有些異常,似乎曾受到過極端的驚嚇。

  聯想到她的神秘失蹤,原本已經對這神秘世界放松警惕的蘇晚霞又全副武裝起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里,蘇晚霞幾乎就沒怎么睡著過。

  他一直抱著武器守護在醫療艙入口處,一直等到沈一諾蘇醒。

  “叮”

  昏昏欲睡的蘇晚霞聞聲打了個激靈,他急忙回頭,然后就看到沈一諾已經醒了。

  但她看起來很迷茫,就像幾天前蘇晚霞從昏迷中醒來時的差不多。

  放下槍來到醫療艙旁的蘇晚霞激動地淚水都落下來。

  他抓住沈一諾的手道:“一諾姐,你終于醒了!”

  然而沈一諾卻皺著眉一臉迷茫的看著蘇晚霞。

  蘇晚霞也注意到了沈一諾神色里的迷茫與警惕。

  他看了看醫療艙的治療報告,報告顯示沈一諾身體狀況已經趨于良好,只要稍作休息一段時間,調養幾日就可以復原如初了。

  可是……為什么沈一諾看蘇晚霞眼神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呢?

  就在蘇晚霞納悶的時候,沈一諾突然抽回手,并警惕的向后縮了縮身子道:“你……你是誰?”

  蘇晚霞一呆:‘失憶了?!要不要這么狗血的?’

  “我……我是蘇晚霞啊!?一諾姐?你不記得我了嗎?”

  “蘇晚霞?”沈一諾念出了這個名字,可她卻依然搖頭道:“不記得了,而且我也不叫沈一諾,我姓冼,我叫冼芊嬅!”

  蘇晚霞又是一呆,跟著震驚的看著沈一諾:“冼?冼芊嬅?!!”

  自稱是冼芊嬅的沈一諾眉頭一皺:“怎么?你認得我?”

  蘇晚霞當然認得。

  山海號國際空間站出事后,所有人員名單都被公示,其中中國方面的宇航員蘇晚霞全都由印象。

  尤其是冼芊嬅這個名字出現的時候,褚曉明還念錯了,當成了“洗”來讀,這件事還被沈一諾嘲笑過呢。

  所以一聽沈一諾說自己是冼芊嬅,蘇晚霞第一感覺是震驚,第二感覺是……

  ‘難道鬼上身了?!’

  “不……不……不對……一諾姐!你別嚇唬我啊,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蘇晚霞當然不會相信什么鬼上身,他試圖抓住沈一諾的手。

  可是沈一諾聞言后卻有些生氣了:“我嚇唬你干什么,我知道我自己是誰,我叫冼芊嬅!不是什么沈一諾!還有,你要是再碰我,當心我揍你!”

  蘇晚霞凝固了。

  啊?

  揍我?

  這語氣……這神態……

  這還是蘇晚霞所認識的那個女神一般的沈一諾嗎?

  可是……

  蘇晚霞急忙收回手,無語了一秒后,急忙道:“對了!鏡子!一諾姐!你看看你的臉!”

  說著蘇晚霞就調出了擬態鏡面。

  “你看。”

  沈一諾皺著眉向鏡面看去,然后……

  “這……這怎么可能呢?!”

北京pk10冠军软件 内蒙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广西期货配资网 中国股票配资网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形态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广东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好股票推荐 长线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表012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号 河北省快三走势图 奇趣腾讯分分彩计划官网 pc蛋蛋刷蛋算号 新加坡5分彩骗局怎么骗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11选5组3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