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玄天龍尊 > 第2397章 時空亂流

第2397章 時空亂流

  “哈哈哈。。。”

  失落世界內,猛然響起一陣蒼涼而又興奮的大笑聲,重新獲得肉身的孔皋老淚縱橫的同時,卻在那里仰天大笑不止。

  遙想當年,親眼目睹自己的道侶被仇敵殺死,自己被逼自毀肉身像孤魂野鬼一樣躲藏在這個仙凡世界的邊緣之地。

  在時間加速十萬倍下,歷經無比漫長的孤獨歲月,他終于迎來重獲新生的那一天,這種感受平常人還真的很難以想像。

  失落世界內,第一到第三島上還有些被困的修行者,他們先是被島外無盡魂力組成的汪洋大海憑空消失給嚇了一大跳,緊接著耳邊很快就傳來震耳欲聾的大笑聲。

  突然間出現的異常變故,讓三島之上的許多修行者們驚疑不定,都不知道這個變故到底是福還是禍?!

  “恭喜孔老!重獲新生!”

  杜龍似乎被孔皋給感染到了,話語之中重新用上了尊稱,眼前這個天帝境界的老頭子還真是一位可憐之人啊!

  “唔!”孔皋終于從劇烈的情緒波動變化當中清醒過來,當即滿臉感激地望向杜龍道:“再造之恩重若泰山,杜龍!這份恩情老夫必定永遠銘記于心!”

  感受著這個由五行靈根塑造出來的強大肉身,孔皋對杜龍的感激之情發自肺腑,這點能夠從他那鄭重的表情看出不會有假。

  “呵呵!”杜龍不以為意地輕笑問道:“你接下來有何打算?!是準備立即返回神界。。。還是繼續在這里埋頭苦修?!”

  “不急!”孔皋擺擺手道:“剛剛獲得這樣一具擁有超強五行天賦的肉身,老夫得趁機再好好多感悟修行一番,順便還要盡快適應這具全新的肉身才行!”

  “這樣也好!”杜龍有些贊同地點頭說道:“那你就慢慢地在時空寶塔內適應這具全新的肉身,至于我嘛。。。則是要帶著時空寶塔四處轉一轉,有必要的時候隨時進來陪你一起閉關修行!”

  “沒問題!”孔皋對杜龍不再有任何的懷疑,很干脆地點頭答應道:“我已經解除時空寶塔的防御狀態,你可以將它當成一件普通的物品隨身攜帶了!”

  “嗯!”杜龍點了點頭,然后目光炯炯地望向遠方道:“那些人被困這方世界許多年,是時候將他們釋放出去了,繼續留下來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

  “言之有理!”孔皋深以為然地笑答道:“以前困著他們的原因是擔心這些人出去以后會泄露這里的信息,現在已經不存在這個問題了!”

  話音落下,便見他揮了揮手之間,便將第一到第二島以及前面幾大戰區的所有修行者統統釋放出去,直接將他們送回了狼騰星球的極寒之地。

  一時間,大批被困失落世界多年的修行者們,在發現自己終于重返仙界后,一個個全都興奮地閃身逃離極寒之地。

  有許多人邊逃邊取出傳信陣石,開始向那些久違的親朋好友聯系,一時間關于失落世界許多修行者突然被釋放出來的消息不徑而走。

  “第三島上還有幾個達到天神階、混元真神階的修行者,您這是打算將他們帶回神界去嗎?!”杜龍笑望著某個方向淡淡說道。

  “是啊!”孔皋輕嘆一聲道:“這些人的修為比較強大,并不適合將他們留在這個仙界,那樣會影響這個仙界的平衡!”

  “那倒未必!”杜龍搖了搖頭道:“他們畢竟都是生長在這個仙凡世界的修行者,還是讓他們出去見一見各自的親朋好友吧!”

  “我大概會在數百年后回一趟神界,到時候再費點力將他們一并帶離此地,咱倆也算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了啊!”

  “行!”孔皋倒也很干脆地答應下來,當即向那些停留在第三島的人傳音說道:‘你們這些人也被困在這里無數年了,現在只需要發下靈魂誓言永遠也不會對外透露這里的任何信息,屆時你們就可以離開此地了!’

  第三島上,那些被困多年早就已經麻木的修行者們,一個個都被這個消息給驚呆了,全都毫不猶豫地發下靈魂誓言。

  ‘很好!’孔皋的聲音再次響起道:‘你們有數百年的時間去跟親朋好友們道個別,或者也可以將他們收進隨身攜帶的洞天世界內,大約會在數百年后,你們統統都要進入神界里面去,切記在最近這數百年內,不允許憑借自己的實力在這個仙界胡作非為,否則殺無赦!’

  嗡!

  交待完一切以后,孔皋也不給那些人說話的機會,直接一把將他們全都送了出去,依然還是狼騰星球的極寒之地。

  杜龍靜靜地看著孔皋處理完這些事情,目送著那些修行者們興奮欲狂地逃離狼騰星球,心底根本就興不起太大的波瀾。

  那些人當中,還有一些他當年認識的面孔,只是卻與之沒有任何的交情,杜龍根本就懶得現身去跟這些人見面了。

  “您老為何只是讓那第三島的修行者發下靈魂誓言?!”杜龍有些疑惑地開口詢問道。

  “這些人很快就能進入神界當中,老夫不希望他們在神界胡言亂語!”孔皋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接著話鋒一轉道:“咱們還是來聊一聊你進入神界以后的種種經歷吧!老夫對這些非常好奇,到底是怎樣的經歷能夠讓你這么快成長到如今的實力?!”

  “很簡單。。。”杜龍簡單地將自己在神界的經歷講述了一遍,自然是聽得孔皋震撼不已,不時還會插嘴追問兩句。

  杜龍并沒有將自己身上的所有秘密都告訴他,只是將一些世人皆知的經歷說出來,他對孔皋并不是很了解,多少要有一些保留才行。

  “總之,我之所以能夠在現實時間那么短里面,就成功突破達到現在的修為境界,這和百萬倍時間加速時空島有著極大的關系!”杜龍說到最后做出這樣一個總結。

  “原來如此!”孔皋這才恍然大悟道:“我就說嘛。。。無論天賦如何驚人的妖孽,想要在區區兩三個紀元年的時間內,就突破達到你這樣的境界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特別是,你所感悟突破的三條大道之一,竟然還是傳說中擁有最多小道的五行大道!”

  “世人修煉五行大道者極多,可大多只能突破其中的一部分小道,像你這樣能夠將整個五行大道下面所有小道盡皆突破者,幾乎可以算是比鳳毛麟角還要罕見啊!”

  聽完杜龍的講述以后,孔皋對于杜龍的佩服只能用濤濤江水連綿不絕來形容,他最后還給出一個極其中肯的評價。

  整個盤古神界,總共才擁有著九條成熟的大道,其中五行大道是擁有最多小道的存在,杜龍能夠將其完全悟通悟透,確實一件比登天還要困難的事情。

  “好了!”杜龍并不喜歡被人當面夸獎,當即擺擺手道:“關于我在神界的情況您老也算是略知一二了,那您也可以好好想想該如何報仇雪恨的問題了,至于我則是要出去繼續感悟修行去也!”

  “那個。。。”孔皋似乎并不打算就這樣放過杜龍,而是沉吟說道:“相比于盤古神界的穩定時空,仙凡世界的時空因天道規則不夠完善而極不穩定,憑你現在的實力又何必在仙凡世界浪費時間?!”

  “我并不是要感悟仙凡世界的天道規則奧妙,而是要觀察這里的宇宙日月星辰等天相運轉,并且從中尋找到可以借鑒的信息,借之以促進自己在修行一途的理解!”杜龍隨便找了個借口摚塞過去。

  他并不想將自己三個分身修煉玄天決的詳細過程和盤托出,關于這方面的問題他連許多值得信任的親人都沒有細說,更何況是眼前這個只能算是有一些淵源的糟老頭了。

  “原來如此!老夫倒沒想過這種宇宙星辰等天相運轉之道,還會對感悟修煉各種天道奧妙有幫助?!看樣子,以后有機會還得嘗試一番才行!”孔皋似有所感地喃喃說道。

  二人結束對話,杜龍當即也不再廢話直接閃身離開時空寶塔內部空間,再現身已經是時空寶塔之外的時空裂縫亂流里面。

  揮手將時空寶塔收了起來,杜龍這才開始將全部心神轉移到眼前這片時空裂隙亂流上,開始研究這片時空裂隙亂流的成因。

  在他身后就是家鄉仙凡世界空間,眼前則是無窮無盡的時空裂隙亂流,這片時空對神識探查有一定的壓制作用。

  然而,這種壓制作用相對于杜龍已經完成神魂九煅的神識基本無效,他能夠輕松地探查到無盡時空裂隙亂流另一端的景象,那里赫然是另一個仙凡世界!

  也就是說,億萬仙凡大小世界之間,都充斥著無邊無際的時空裂隙亂流,這些時空裂隙亂流實際上也就是億萬仙凡大小世界的隔離地帶。

  看到眼前這一幕畫面,杜龍終于明白當初孔皋是怎么逃到了這里,這里的時空裂隙亂流層次比較低,對于擁有防御裝備的天帝境強者而言還不算太致命。

  億萬仙凡小世界之間的時空裂隙亂流,只能算是最低層次的時空裂隙亂流,更高一級的是對天帝境強者都很致命的神界時空裂隙,最高級的就是玄天混沌世界的時空裂隙。

  玄天混沌世界的時空裂隙,那可是連神尊境大能強者都能輕松滅殺的可怕存在,唯有至尊境大能強者才能夠在其中存活下來。

  “孔老!”看著眼前這些無窮無盡的低階時空裂隙亂流,杜龍若有所思地向時空寶塔內的孔皋傳音詢問道:“天帝境界的強者,倘若不自毀肉身闖進某一方仙凡世界,那會遭受到怎樣的反噬?!”

  “會直接被天道規則絞殺,灰飛煙滅永世不得超生!”孔皋神情無比凝重地回答道:“當年追殺老夫的那些敵人,并不愿意為了時空塔舍棄肉身,這才讓老夫有了逃生的機會!”

  “天道規則的絞殺?!”杜龍喃喃低語道:“自己應該如何測試天道規則絞殺天帝境強者呢?!”

  時空寶塔內,孔皋臉色狂變,有些驚懼地開口說道:“杜龍!你可千萬別拿老夫來測試天道規則的絞殺之力啊!”

  “呵呵!”杜龍直接被他給逗笑了:“放心好了!我可不是那種視人命如草芥之人,要測試也會拿那些敵人來試!”

  有了他的保證,孔皋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他剛才還真的是被杜龍給嚇到了,畢竟二者之間并沒有太過穩固的人情關系。

  孔皋不由有些后悔當初為什么不想辦法加深與杜龍之間的關系,例如收他為徒之類的,那樣最少還有一層師徒關系在。

  外界,杜龍結束與孔皋之間的對話后,再次認真觀察并研究起眼前的時空裂隙亂流。

  那些無處不在的恐怖時空亂流,能夠瞬間滅殺所有仙階實力的目標,可在面對杜龍的時候就像是溫順的水流一樣,絲毫不能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

  任由這種低階時空裂隙亂流在自己身體上劃過,杜龍近距離體會著這種時空裂隙亂流的各種變化,能夠清晰感應到時空裂隙表面會有各種陣紋浮現。

  這種陣紋有許多杜龍都能看懂,大多是他所悟透的時空大道陣紋,其中依然還有許多陣紋變化是他看不懂的存在,而這也是杜龍償試想要研究的目標之一。

  他心底有一種感覺,那些自己看不懂的陣紋變化,極有可能就是這些時空裂隙亂流形成的主因,也是億萬仙凡大小世界誕生的主要變化之一!

  就在杜龍靜心感悟研究這些時空裂隙亂流之際,在玄天世界外的某座孤島之上,盤古老祖正在好奇地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此子果然非凡!不僅懂得去研究仙凡世界宇宙天相運轉原理,還知道去研究仙凡世界邊緣隔離地帶的時空裂隙亂流,他這是打算要將整個仙凡世界的形成原理都研究透徹嗎?!”

  “雖然可以將仙凡世界形成的過程直接告訴他,但是他若能夠自行悟透這一切的話,相信對他這個分身突破玄天決第六重會有著更加重要的作用!”

  “故而,除非明知此子走錯了路,否則還是不要去干涉他的一切為妙啊!”

北京pk10冠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