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龍城 > 第兩百零一節 真正的費兄弟

第兩百零一節 真正的費兄弟

  羅姆這是擺明了不相信自己!

  何強心中憋屈,臉漲得通紅,目光兇狠地盯著船外【深淵鳳凰】。瞅著火紅光甲的藍色炮口,何老大心中冷笑一聲,以為這就能逼瘋自己?

  哼,自古英豪能屈能伸,忍字心頭一把刀!

  他通過飛船內部通訊問:“費兄弟在嗎?”

  片刻后,通訊頻道響起費兄弟沉穩的聲音:“在。”

  何強:“羅姆大人有問題要問你。”

  “好。”

  何強剛想安慰小費兄弟不要緊張,公共頻道里就響起費兄弟平靜的聲音:“羅姆大人有什么問題?”

  剛剛跳進【黑色極光】駕駛艙的龍城,一邊開口,一邊飛快操作。

  光甲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自檢,引擎啟動,各項武器逐一激活。

  無論如何,這次一定不能讓這架漂亮的光甲從自己手上溜掉!

  羅姆腦子轉得飛快,對方聲音很陌生,但是聽上去很年輕。他不露聲色問:“費兄弟之前在哪位老大手下高就?”

  “鐵爪老大。”

  羅姆聞言心頭一松,此時他已經信了七八分。對方能一口說出鐵爪,基本可以肯定是自己人。敵人再怎么神通廣大,也不會去關注到眾多海盜隊伍里的一個小頭目。

  出于謹慎,羅姆語速飛快地問出第二個問題:“鐵爪老大平時喜歡什么?”

  龍城想起鐵爪的最后時光,道:“酒,燒雞。”

  費兄弟的回答滴水不漏,羅姆心中最后一點戒備也打消。如果說對方能說出“鐵爪”這個人名,還存在極小的概率,知道鐵爪的愛好,不是身邊人絕無可能。

  羅姆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之前和朱老大起過沖突,對朱老大手下幾名干將,暗中關注。

  根據他的了解,鐵爪此人極其嗜酒。

  至于燒雞,羅姆就不清楚了。但既然費兄弟能說出鐵爪嗜酒,那肯定沒問題。

  羅姆心情放松,語氣也變得溫和起來:“鐵爪好酒我是知道,沒想到還喜歡燒雞。果然英雄是偶見略同,燒雞我也喜歡。哎,可惜了,當年沒能和鐵爪老大一起吃雞,遺憾啊。”

  確定這費兄弟真的是鐵爪的手下,羅姆也不介意說兩句好聽的話,拉近彼此關系。

  龍城回憶自己吃掉的那半只燒雞。

  雖然有點涼,但是確實好吃,他連燒雞的骨頭都咬碎吞掉。

  羅姆心中疑慮打消,便直接道:“何老大,打開艙門吧。”

  何老大悶悶地應了:“好。”

  他在主控臺上打開艙門。當他注意到自己的兩位兄弟露出開心之色,心情有些復雜。

  不得不承認,羅姆的實力和指揮能力,都比他何強厲害得多。有羅姆在,大家逃生的概率更高,遇到危險也更有底氣。

  算了算了,還是小命要緊。

  咔,艙門緩緩滑開。

  站在艙門外,羅姆感慨萬千,終于要離開這個噩夢般的星球。

  他回頭望了一眼岄星連綿不絕的群山,此生永遠不會再回此地。

  轉身他便控制光甲,飛向艙門。

  忽然,擴音器里響起何強激情澎湃的聲音:“讓我們用掌聲和歡呼,熱烈歡迎我們的羅姆大人登艦!在羅姆大人的率領下,我們一定能安全逃離岄星!回家抱著老婆孩子睡炕頭!”

  飛船里響起一群男人的歡呼和怪叫聲,隔著艙們都能聽得清楚。

  羅姆起初嚇一跳,但是轉而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這何老大是個人才啊,剛才還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樣,轉眼就能擺正心態。

  羅姆打算這次離開之后,便金盆洗手,不再做海盜。不過在分道揚鑣之前,沿途遇到什么危險,大家能配合點,聽從指揮,也能共渡難關。

  既然決定一起逃生,羅姆也立即擺正態度。指揮型師士,能指揮的人越多,戰力越強。

  不說和大家搞好關系,起碼也不能搞翻臉。

  完成自我心理建設的羅姆,臉上堆起笑容,他連待會上船之后的話都在腦海中擬好。嗯,就用“兄弟”這個詞來開頭……

  火紅的【深淵鳳凰】,如同歸巢的鳳凰,飛進運輸艦敞開的艙門。

  運輸艦控制室。

  何強和兩位小兄弟面面相覷,他們也聽到擴音器里何強激情澎湃的聲音。

  何強神情呆滯,下意識辯解:“我沒說!”

  兩位海盜神情同樣呆滯,異口同聲道:“老大你沒說!”

  三個人大眼瞪小眼,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片刻后,三人一齊反應過來,臉色同時大變。

  “不好!”

  “陷阱!”

  “有人在搞鬼!”

  何強如墜冰窖,心中直冒寒氣,他猛地扭臉看向主控臺光幕。

  光幕上,幾排醒目的紅字不斷閃爍。

  “最最最溫柔可愛美麗大方的茉莉友情提醒各位。”

  “此船為我開,主控被我改,要想活下來,留下買命財。”

  “此項業務只接受銀行轉賬。”

  “轉賬賬戶:************!”

  三位海盜目瞪口呆。

  運輸艦貨艙內,艙門處。

  剛剛飛入貨艙的鮮艷火紅的【深淵鳳凰】,定格在原地,猶如雕塑。

  湛藍的【冷酷愛麗絲】從下方直抵在【深淵鳳凰】的咽喉,而紅色的【死神鐮刀】抵住駕駛艙,身后的艙門正在緩緩關閉。

  駕駛艙內,羅姆表情凝固,豆大的汗珠沿著脖子滑落。

  視野內,紅色的警告光瘋狂閃爍。

  一滴汗珠滾落羅姆的嘴角,他口干舌燥,艱難道:“兄弟……”

  他此時才看清楚面前半蹲的光甲。光甲渾身布滿煙塵和泥土,身形半蹲,一手劍一手刀,身后的引擎在低聲轟鳴。

  羅姆敢肯定,只要自己稍有異動,對方的引擎會在瞬間推到最高功率。

  【深淵鳳凰】可憐的裝甲,就會像紙糊一般,瞬間多兩個大窟窿。

  等等,這架光甲……好像有些眼熟……

  羅姆瞳孔驟然擴張,好似一道閃電劈中他的腦袋,哦不,是五雷轟頂!

  黑、黑色極光!

  如果要羅姆說出他最不想遇到哪架光甲,那一定是這架黑色極光。想到對方以不可能的方式突破他的火力封鎖,憑借一己之力改變戰場的局勢,是羅姆永遠揮之不去的噩夢。

  “解除武裝、”

  “關閉引擎。”

  “打開艙門。”

  “舉起雙手。”

  “出來。”

  “現在。”

  公共頻道里,一個沒有感情起伏的聲音響起。羅姆毫不懷疑,只要自己稍有遲疑,對方就會像沒有感情的機器,把自己得小命收割掉。

  是那個“費兄弟”的聲音。

  果然是個陷阱!

  嗤,【深淵鳳凰】駕駛艙打開,羅姆舉起手走出來。

  羅姆腦子里混亂得就像漿糊,他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問。

  他已經夠謹慎了……

  為什么對方會對鐵爪的嗜好那么清楚?難道他們專門打探過朱老大?朱老大難道有什么特殊之處?

  又想到剛才何強的歡呼,何老大也投敵了?

  剛剛走出駕駛艙,空氣中彌漫的濃郁血腥味,讓羅姆一個激靈。

  然后他看到令人震驚的場景。

  貨艙內,一堆堆建筑材料之間,到處都是尸體。滿臉橫肉的海盜如今氣息全無,眼睛空洞倒在血泊之中,鮮血染紅了他們臉頰、身體的刺青。有些血液還未干涸,從尸體山汩汩冒出,沿著甲板緩緩流淌。

  封閉的貨艙內,血腥味甚至有些刺鼻。

  羅姆喉嚨發干。

  貨艙里,除了他和費、費兄弟,沒有其他活人。

  這個費兄弟……把兄弟們全都費沒了。

北京pk10冠军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东软集团股吧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贵州快三官网APP 多乐彩11选开奖结果 湖北快3走势图9月3走势图日 体彩481中奖技巧 股票软件怎么看 福建快三一定牛基本开奖 福耀玻璃股票分红记录 湖北快3走势分布图... 七乐彩平台下载 pcdd幸运28咋能赚蛋多 幸运赛车杀号技巧 双色球玩法介绍